2021年第10期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天府广记》杂志 > 2021年第10期 > 详情
名人 | 税西恒 中国水电第一人
发布日期:2021-12-21 15:14:57 来源:成都市政协

税西恒又名税绍圣,四川泸州人,早年参加同盟会。1912年公费考入柏林大学学习,1919年回国。1925年建成济和水电站,1932年建重庆第一个自来水厂。先后任四川兵工厂总工程师、重大工业学校校长、蜀都中学校长、重华学院院长、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等职。著有诗集《积极草诗》等。

一个热血青年

税西恒是个老同盟会员,1889年出生在四川泸州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受家庭熏陶,税西恒从小就打下了良好的学习基础。他在成都嘉定中学毕业后,1906年考入上海中国公学中学部。这个学校是同盟会的重要联络点及活动地,税西恒早就对腐败的清政府不满,在这里,他更是受到了新思想的影响,很快融入其中,积极参加活动。三年后,他考入青岛高等学堂,本来他是想出国留学,钻研科学,但清政府腐败无能,内忧外患,他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1909年,税西恒由李石曾介绍加入了同盟会组织。时隔不久,他就参加了刺杀摄政王的行动,行动失败,税西恒急中生智,化装成流民侥幸脱身。辛亥革命后,在北京天津保定一带的同盟会成立了京津同盟会组织,这是一个极其秘密的组织,由赵铁桥任交通部长,孙炳文为文事部部长。京津同盟会专门设立了一个暗杀部,以铲除那些祸国元凶。税西恒在《辛亥革命回忆录》中说,他们设定了三个暗杀对象--袁世凯、良弼和载泽,最后确定为袁世凯。由严伯勋、黄芝萌、张先培和杨禹昌四个人具体实施。

1912年1月16日11时许,袁世凯的马车从宫中出来,守候在东大门不远处的严伯勋首先投出一颗炸弹。但袁世凯的车跑得很快,车过了炸弹才爆炸,只炸了两个跟随的卫士和军警。袁世凯马上命车改道而行,守候在丁字街口边一家酒楼上的黄芝萌和张先培想扔炸弹已经不可能了。军警马上搜捕,除投弹的严伯勋跑入附近的茶叶店里逃走外,其他三人都被抓获,当天就被枪杀。

刺杀袁世凯不成,载泽又闭门不出,后来彭家珍舍身炸良弼,一举粉碎了腐朽清朝的旧梦。清帝退位后,1912年,税西恒考取了公费留学,怀揣着他实业救国的理想,漂洋过海,远赴德国留学。

筹建济和电站

在德留学期间,税西恒除完成本科专业的课程外,还选修了采矿、水利、建筑等多种学科。1917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获得德国国家工程师资质,进入西门子电力公司任工程师。但他心里时时都想着祖国,毅然放弃了安逸舒适的生活环境,于1919年回国,任成都兵工厂总工程师。

1921年,税西恒任川南道尹公署建设科科长时,就把心思放在了建设中国的水电事业上。四川最早的发电是1905年,当时在成都的四川银元局内安放了一台发电机,用蒸汽动力发电。中国的第一个水电站是1912年建成的云南石龙坝水电站,但这并不是由中国人自己修建的,而是聘请德国工程师麦德华和毛士地亚设计施工所建。

税西恒决心要自己建水电站,他详细考察了泸州龙溪河。这是长江上游左岸的一条支流,全长70多公里,水利资源丰富,尤其是洞窝瀑布落差达40多米,税西恒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决定在这里建水电站,将电能输送到泸州城里,以改变世代用油灯照明的落后状况。税西恒邀约一帮名士成立了股份有限公司,采取私人入股的方式募集资金,并向德商订购发电设备。他又邀请曾在日本学机电的彭玉富和在德国留学的骆敬瞻两人前来助阵。

但后来许多答应了交纳股金的人不想认股了,他们不相信水能变成电,电可以点灯。而德国方面又催款提货,否则合同取消。税西恒四处奔走解释,一再保证水电站一定办得成。有人干脆说:“投资可以,你出多少钱,我们就出多少钱。”

税西恒急得两眼冒火,修建电站的梦想决不能这样半途而废。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变卖了部分田产,带头交纳了2500元股金,并当众表示,建设电站期间,他不拿一分钱的工资,只吃极低的伙食。他的行动深深感动了大家,纷纷出钱,公司很快就筹集了12万元,渡过了难关。

当时要修建水电站又谈何容易,国内没有现成的技术,没有可参照的经验,材料更是奇缺,花高价买来的十几桶洋灰很快就用完。税西恒成天泡在工地上,他亲自设计施工,利用当地丰富的石料,采取土办法,用条石和糯米灰浆代替钢筋混凝土……经过几年时间的艰难努力,1925年,电站终于建成,取名济和水力发电厂,向泸州城送电。

济和水力发电厂厂房

送电当晚,城内万人空巷。一声送电,城内顿时一片光明,众人一齐欢呼,真是神了!《四川电力工业志》载:“民国10年(1921年),四川留德学生税西恒在泸州筹建济和水电站……”

济和水电站不仅是四川第一座水电站,同时也是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个水电站,这无疑是中国水电业的一个创举,税西恒也当之无愧成为中国水电事业的奠基人。一位德国工程师在参观了济和水电站后感慨地说:“税工程师学识之渊博,经验之丰富,实属罕见啊!”

1939年9月,日寇飞机轰炸泸州城,电力设施遭到严重破坏,无力修复,济和水电厂转卖给了23兵工厂,改名洞窝水电站。

发起九三学社

税西恒在朝着实业救国的目标奋斗的同时,也没忘了关注中国局势的变化。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许多学者科学家也来到了大后方。在这鱼龙混杂的环境里,税西恒经常在报刊上发文救国图存。他在《五月专刊》上发表的《十个月抗战的收获》一文中指出,抗战有助于国家存亡的抢救,民族性的改造,政治的进步,国际地位的提高。可见他所思所想。

税西恒在重庆两路口新村5号的家也成为进步人士的聚会点,经常到他家去的就有吴玫章、熊克武等。他和当时客居重庆的许德珩、褚辅成、潘菽等人经常在一起谈论局势,对国家的存亡深感忧虑。许德珩回忆说:“1944年底,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大西南发起进攻,我们在重庆的一部分文教、科学技术界人士许德珩、潘菽、张雪岩、税西恒等,对时局极感焦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最初,他们的活动地点在许德珩租借的枣子岚垭的一处房子里,这里后来改名为“雅园”。税西恒时任重庆自来水厂总工程师,在打枪坝建起了重庆第一个自来水厂。厂里条件便利,又有饭吃,活动就改在自来水厂的职工宿舍楼里。但这里人多眼杂不安全,不久又改在税西恒的家里。这座三层的小楼房,是税西恒自己设计修建的,住在这里另外几栋小楼里的还有宋庆龄等名流。许德珩、税西恒他们决定发起组织“民主科学社”,团结进步科教人士,和反动势力作斗争。1945年9月3日,日本投降签字,税西恒他们顿时欣喜若狂,为了纪念这个重大的日子,特地将“民主科学社”改名为“九三”学社。

1946年1月9日的重庆《新华日报》载:“本社消息:褚辅成、许德珩、税西恒、张西曼氏,邀请重庆学术界人士举行九三座谈会。出席何鲁、刘及辰、潘菽、吴藻溪等二十余人。”这是九三学社第一次公开亮相。由于许德珩和潘菽等人客居重庆,收入少,税西恒又是总工程师,自然比他们宽裕得多,所需经费主要都是由税西恒承担。

1946年5月4日,九三学社成立大会在重庆青年大厦召开

1946年5月4日,九三学社成立大会在重庆青年大厦召开,税西恒、褚辅成、许德珩三人为主席团成员。这年8月,在税西恒家中,又成立了九三学社重庆分社,税西恒为主任理事。

只愿育人不做官

税西恒为人正直和蔼,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他和朱德交情很深,朱德任滇军旅长驻防泸州时,税西恒就义务为部队修理枪械。后来朱德去了江西,两次写信约他去帮助修建碉堡,无奈税西恒都脱不开身,成为憾事。当时的教育部部长朱家骅是税西恒留德时的同学,深知他的才华,于是请他出任四川省教育厅厅长,税西恒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他说自己不会做官,只能教书。

税西恒很重视教育事业,刚留学回来就担任了四川工业学校教授,后来又任重庆大学工学院院长。抗战后期,税西恒在重庆积极参与蜀都中学的筹建工作,并成为主要负责人之一。这所学校既是培养建国人才的基地,又是中共地下党的联络点,周恩来对此非常重视。周恩来对几个负责办校的人说,我们早就该办一所自己的革命学校,在教育战线上发挥统一战线的作用,蜀都中学办起来了,要办就要办好,要以抗大精神来办!

1944年,学校开学,税西恒出任校董事长兼校长,没有辜负周恩来的嘱托,把蜀都中学办得有声有色。学校经费困难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拿出500万元给予资助。抗战胜利后,税西恒又任重庆中国公学大学部校长和重华学院院长……

税西恒从事教学几十年,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科技人才,为中国的建设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1950年,刘伯承、邓小平宴请税西恒、何鲁等人,勉励他们为新中国继续作贡献。税西恒这时已是花甲之年,他无不感慨道:“我行六十年,若晚生十年就好了!”

1980年,税西恒病逝重庆,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但他建起的那座水电站,近百年之后,至今机声轰鸣。(文 朱文建 | 图 肖钰)

税西恒修建的水电站在近百年之后,依然机声轰鸣,老水力发电机仍在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