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10期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天府广记》杂志 > 2021年第10期 > 详情
地理 | 千年风流修觉山
发布日期:2021-12-21 15:14:07 来源:成都市政协

修觉山是新津城东南五水汇流处的一座小山,位于衮衮东流的岷江西侧,其貌不扬,却是一座风光独具的神秘山峰,一座在古代名气很大的川西文化名山。明末崇祯六年(1633年),出了个墨绘斋刻本《名山录》,入选此书的天下名山仅仅只有50座,把黄山、九华山、峨眉山、青城山、嵩山、泰山、武当、华岳、武夷山等天下名山一网打尽,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修觉山这座小山丘竟然位列第45位,排在青城山、岳阳、点仓山之前。

一座绝对高度超不过50米的小山丘,怎么会入选《中国名山录》呢?

今日看似平平无奇的修觉山,在古代却被列入了《中国名山录》

文图刻画名山显

明朝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十月间,37岁的竟陵派开创者钟惺,刚中了进士不久,此时以奉节使臣的身份出使成都,途经新津。钟惺写道:予“坐舟中,指江干削壁千仞,竹树榱桷,出没晴岚雪浪外者,异焉。问之,则修觉山。”他一踏上摆渡的木船,就被江对岸雄峙的山峰吸引了,隔着一江的碧波雪浪,只见千仞削壁之上,竹树葱茏苍润,掩映着森严殿宇,在氤氲缭绕的雾霭里若隐若现。他大为惊异,忙问那是什么山。同船的人回答:修觉山。于是,他弃船登岸,兴致勃勃地将这座名山游了个遍。事后,意犹未尽,索兴以他简远平淡、幽深孤峭的一贯风格,写下了一篇读来别致新鲜的散文《修觉山记》。

作为钟惺的代表作,《修觉山记》被记载在后世出版的《历代小品山水》《历代游记》《钟惺散文集》等文集中。而新津的修觉山,也伴随着《修觉山记》的流布,愈加驰名海内,因此,明崇祯墨绘斋刻本《中国名山录》才会有修觉山的显赫地位。

《中国名山录》是当时的画师郑千里、吴左干、杜士良等所绘。修觉山在画师的笔下被刻画得极幽美,但见重峦叠嶂、溪流飘闪、松柏堆翠,森森古木掩映着古香古色的亭台楼阁。

其实早在宋代,修觉山就已经驰名天下了。宋真宗时绘就的巴蜀舆地图7米长卷--《蜀川胜概图》(又称《蜀江卷》),就将岷江边的这座名山绘入图中。此图是宋代绘画艺术珍品,相传为北宋画家李公麟所作,原件现藏于美国华盛顿自由艺术美术馆。

修觉山为何会列入天下名山?首先,是地异。在五水汇流处的大江边,千仞峭崖拔地而起,修觉山奇特的地貌,注定了世人必然为之怦然心动。其次,是地胜。修觉山风景绝美,古迹昭彰。此山虽方圆不足二里,却耸立着四庙一亭:半山腰的白观音,山顶的修觉寺,修觉寺左侧不远的宝华寺,修觉寺右后山巅的玉皇观(雪峰观),以及左侧翼然于绝壁之巅的纪胜亭。其间,绝壁、古柏、灵泉、白塔、诗碑、岩刻、殿宇、竹树交相辉映,景致变化纷呈。

更重要的是,禅宗六祖北派祖师神秀、唐玄宗李隆基,还有杜甫、苏辙、钟惺等历代文化名人,他们不仅在山上留下了神秘的踪迹,而且留下了传世的华章。

四庙一亭风姿绝

修觉寺坐落在修觉山巅。其内有殿宇三重,依山取势,排列在修觉山巅。穿过沙门内簇拥着甬道的两列翠柏,登上石级就是大殿,殿内供奉高达五尺、造型优美的铜铸观音,两侧有罗汉数龛。正殿供高达丈余的铁铸南岳大帝。大殿右侧阶沿上置有新津十二景之一的“杜甫诗碑”。镌刻诗圣杜甫《游修觉寺》《后游》《题新津北桥楼》五言律诗三首,系清乾隆时新津知县徐荛手书(徐荛是新津历史上治水和复修通济堰的重要人物)。寺前有纪念苏东坡游踪的东坡读书亭,右侧观音岩上有苏东坡所题“洞天春色”岩刻,每字二尺见方,字体因风化侵蚀不清,由明代万历年间新津知县王秉乾仿东坡手迹重书。

地胜景美的修觉山拥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

玉皇观位于修觉寺右上方的山巅,古名雪峰观。唐代建的玉皇楼圯败后,清乾隆、道光年间复又两次重建。玉皇观有五重殿宇,头殿供城隍;二殿供东岳大帝;三殿(正殿)尤为高大宏伟,供太上老君;四殿一楼一底,底层是斗姥殿,上层是视野宽阔的玉皇楼。凭栏远眺,远山近水尽收眼底,尤宜避暑,自有清风徐来,酷热顿消。加之观内幽花满径,古木参天,令人生出羽化登仙之感。

宝华寺比邻纪胜亭,距修觉寺不足200米,始建于南宋。山门为圆门,门楣上有石刻“宝华禅院”四字。寺后有纪念苏东坡在此读书作文时洗砚的东坡洗墨池。头殿供观音、文殊、普贤三大士,左右殿分别供药王孙思邈、三婆娘娘。甬道之后的正殿,供如来、弥勒、迦叶及十八罗汉。此处山势突兀,有飞泉流泻而成清池。寺内左角钟楼上,悬有高约七尺的巨钟一口,每晨昏敲击,声音清越,声传数里,新津十二景之一的“宝华钟梵”即指此。

白观音居修觉山半山腰,临苍崖碧水,修竹繁花簇拥着沿江布局的殿宇,有两重殿宇,主供一身缟素的南海净瓶观音。另有楼台和吊脚楼式水轩各一座,尤宜欣赏江上风光。寺侧有形如癞蛤蟆的巨形怪石,石上镌刻有浑厚雄劲的“青山绿树”四个大字,“青山绿树”是江畔幽景的传神写照,为苏东坡原书,因风雨剥蚀字迹,由明嘉靖时新津县令宋应信补书重刻。

纪胜亭,又称绝胜亭。修觉山一山飞峙,雄踞江边,绝壁千仞,下临深渊。创建于唐代的纪胜亭,翼然于悬崖之巅。此亭六角飞翘,卓然独立,俗称六角亭,亭柱间有飞来椅供游人休憩远眺。登临斯亭,即凌绝壁,放眼眺望,五水汇流处江天空阔,气象万千,因风景绝胜,故又名绝胜亭。亭中树青石碑一通,上刻苏辙《纪胜亭》诗。此亭毁于明代,清嘉庆时邑令王梦庚重修。此亭是新津风光的标志性建筑,文人骚客无不趋之若鹜,历代吟诗无数。

钟惺万历三十九年游览修觉山时,山上正值风华昭著,名胜古迹只是少了后建的白观音。他的游踪,是先入宝华寺礼佛,再登纪胜亭缅怀唐宋明名人,继入修觉寺怀古,赏唐明皇遗书“修觉山”唐碑。出寺后,正感到“无所见”时,经寺僧指点,才走过石隙间的一条小径,意外地感受了雪峰观(玉皇观)“下凭栏视江”“无所不见”的不凡。

唐明皇题修觉山,修字依稀可辨

江山花柳迎诗圣

在文化意义上给修觉山带来熠熠光环的,按时间顺序,首先是结庐修觉山的禅宗北宗神秀禅师,其次是前来游览驻跸并心血来潮题书山名的唐明皇,第三位才是诗圣杜甫。诗圣杜甫以他对人世间的悲悯情怀、人格魅力,以及非凡的诗情,使修觉山在中国文学的圣殿里永远光采夺目。

杜甫曾四游新津,客居草堂期间共留下23首诗,写新津的即占8首,可见他对新津有多喜爱了。诗人第一次登上修觉山是在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初秋。上元元年在杜甫的一生中是个极值得纪念的特殊年份,也是他诗歌创作的分水岭。上年,他一路上饥寒交迫,历尽艰难险阻,终于在年底抵达天堂般美好的成都。上元元年开春,在成都尹裴冕、表弟王十五等亲友的帮助下,杜甫在浣花溪畔建造草堂,至暮春,草堂建成。多年来浪迹天涯的老人,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地。一生中梦寐以求的美好田园生活终于来临了,诗人的内心充满阳光和喜悦,因此写了不少颇具安恬情味的田园诗。

诗情画意的新津定然给杜甫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美好印像,他在次年(761年)的阳春三月,两次来到新津,又留下了四首诗。以《后游》及《题新津北桥楼》这两首为最佳。“西川供客眼,惟有此江郊!”《题新津北桥楼》中的这两句诗,成为千古传颂的名句,也是对当代新津人的精神抚慰。

赏《后游》,其诗云:“寺忆新游处,桥怜再渡时。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野润烟光薄,沙暄日色迟。客愁全为减,舍此复何之。”这首诗散发出一股明媚的春光气息,首联写诗人对旧地的怜爱,颔联写旧地对诗人的盼念,物我情亲,彼此神融。在诗人眼里,古寺及江上的竹桥仿佛在盼望他,花红柳绿,江山如画,一切都好像在迎接诗人的到来。此时,不仅朗照的阳光让原野丰润,连沙滩也显得温暖,诗人心情愉快之极,客居异乡的愁闷不翼而飞。“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成为当代新津人好客的象征。

纪胜亭苏辙留诗

宋朝眉山人苏洵与其子苏轼、苏辙兄弟合称“三苏”,在“唐宋八大家”中苏氏父子八占其三,可见“三苏”在中国文学史上地位之不凡了。继诗圣杜甫之后接着走来的,是北宋一代文豪苏东坡和他的老弟苏辙,时间是宋仁宗嘉佑四年(1059年)。据新津县志办公室何毅豪著专文《苏轼、苏辙修觉山之行考证》,这年,苏轼22岁,苏辙20岁。兄弟二人寓居修觉山宝华寺,读书吟诗,寻幽访胜。大苏在新津虽未留下诗作,却有6首诗是和新津县的宋代名人、徽宗时任宰相的张商英唱和的。在原修觉寺和宝华寺,分别有东坡读书亭和东坡洗墨池纪念苏轼的游踪。

但苏辙留下的《纪胜亭》诗却影响深远,其诗曰:“夜郎秋涨水连空,上有虚亭缥缈中。山满长天宜落日,江吹旷野作惊风。爨烟惨淡浮潜浦,鱼艇纵横逐钓筒。未省岳阳何似此,应须仔细问南公。”此诗虽咏纪胜亭,落笔却是亭下水泊,意境宏阔,尽写江水风貌。“夜郎秋涨水连空”,一开篇就先声夺人,气势非凡。“未省岳阳何似此,应须仔细问南公”,末二句竟然把纪胜亭与名扬天下的岳阳楼相提并论,让后世的新津人好生自豪。

杜甫的《后游》和苏辙的《纪胜亭》,被誉为修觉山文化的两颗明珠。大批文人墨客纷纷在诗文和吟咏中反复提到修觉山,在文化光环的映射下,竟使大江畔的这座小山丘不仅跻身《中国名山录》,更成为中国文学史灿烂星空中闪烁的明星。现实的修觉山虽已微不足道,但文化意义上的修觉山却光照日月,万古流传。(文 | 图 周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