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天府广记》第8期
天府 | 西蜀的寂寞长跑者
发布日期:2021-10-12 11:45:16 来源:成都市政协

从成都出土的画像砖中可知:早在汉代,成都就有一批善于长跑的人,高速奔跑在马车前面。

宋代时,成都以及其他州郡的驻京机构人员,将官方消息和京城的文化、社会、经济事件、奇闻逸事一并编入小报,俗称新闻(这也是我国及日本新闻报纸一词的语源),由长跑者传送。

“车马出行”画像砖拓片,跑步者为伍伯

与贵族马车赛跑的人

1953年秋天,成都北郊羊子山发现东汉墓群,其中一号墓中的巨幅画像石刻有贵族们的豪华宴会、乐舞百戏精彩的表演、浩浩荡荡的车马出行。这组画像石刻,不仅堪称东汉雕刻艺术的佳作,而且有着很高的史料价值。车马出行图由十二辆车、五十六匹马、八十三人组成,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侍从,一手执矛、一手执管而吹,这就是历史上的长跑健将——伍伯。除了北郊羊子山的发现外,郫都区等地相继出土的汉代画像砖中也有伍伯形象,为研究我国古代长跑运动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伍伯,亦称伍伯前驱,或称户伯。崔豹《古今注》说:“一曰户伯……汉诸公行则户伯率其伍以导引也。”意为:官吏出行时,伍伯健步跑在前面引路。其起源可追溯到西周。《周礼》曰:“王之燕出入,则前驱。”前驱,即护卫官。意思是:周王乘马车出游,护卫官紧随左右。西周“令鼎”铭文中有前驱同皇帝的马车赛跑的故事:周成王率领众臣和奴隶到淇田场春种,农事结束后又比赛射箭。返回王宫途中,成王对马车旁边的前驱“令”和“奋”说:你们俩能跟着马车跑回宫中,就赏赐你们十家奴隶。于是,成王命驭手驱马飞奔,令和奋紧随风驰电掣的马车跑回宫中。成王称赞了令和奋,也兑现了诺言。后来,前驱中有专事为官吏出行鸣锣开道的步卒,称作“先马走”,到汉代则称作伍伯。

成都出土的伍伯画像透露出的信息是:早在汉代,成都就有一批善于长跑的人。进而推之,要想成为手执剑或长矛高速奔跑在马车前面的伍伯,说明他们经过了专门的长跑训练。可见,长跑运动在成都有着悠久的历史。

成都至京城的新闻使者

宋代绍兴末年(大约1162年),蜀制置使邱宗卿在成都招募了四十名具有长跑天赋的人,进行严格培训后,组成“摆铺”,负责传送“边报”“朝报”和“新闻”。

所谓边报、朝报、新闻,宋人赵升《朝野类要》记载:边报,系边州郡定期将当地平安事宜记录下来,密封后送往尚书省枢密院。朝报,则是中央发布的信息。每天由主管审查诏令的门下省来编定发布内容,请掌控政令之违失的官员审核后,再发往各地。除了这种官方正式发布的朝报外,另“其有所谓内探、省探、衙探之类。皆衷私小报,幸有漏泄之禁,故引而号曰新闻。”在中央和各部门的一些官吏充当所谓内探、省探、衙探之类的内线,他们抄录内部文件和资料,私自挟带出来。成都以及其他州郡驻京机构的人员,将这些材料手抄或印制成小报,有时还将京城的文化、社会、经济事件、奇闻逸事一并编入小报,俗称新闻。这也是我国及日本新闻报纸一词的语源。

新闻通过邮驿的递兵传回各自的州郡。在成都,自绍兴末年起,这项工作便由“摆铺”接替。四十名长跑健将,每月初三、十八日,分批从成都出发,一路长跑至南宋行都杭州,将边报交到尚书省枢密院,然后又从杭州带着朝报和新闻返回到成都。摆铺中这些长跑健将成了名副其实的新闻使者。尽管成都与杭州相距遥远,成都人同样能够及时地了解京师各方面的动向。

东汉《导车》画像砖,前为开路的车前护卫兵卒伍伯

传递思乡情的跑信夫头

明永乐年间,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思乡心切,相约每年推选代表回乡几次,递送书信,附带土特产。久而久之,被推选的代表成了职业送信人。清咸丰二年(1852年),一个名叫陈洪义的人将送信人组织起来,创立了“麻乡约大帮信轿行”。麻,是指湖北麻城县,乡约,是乡村中负责调解责任的人,适巧陈洪义又是麻子,人们遂呼之为麻乡约。麻乡约里负责信件投递者称跑信夫头,长跑是其必备的素质。

麻乡约分正站(平信)和快站(快信)两种。快信要烧去信封的一角,以区别于平信,称作“火烧信”。接收邮件时,双方议定邮资,登记在册,随即派跑信夫头投递。跑信夫头若是接到火烧信,必须立即起程,火速传递。实际上这就是一场长跑接力赛。麻乡约的口碑极佳、诚实守信,投递书信及时准确,所以迅速壮大,其分局星罗棋布,互为联系。后来发端于沿海沿江、并逐渐向内陆扩展的民信局也是受麻乡约的影响才成立的。光绪末年四川设立邮政局时,也是以麻乡约的分局地址和邮路作参考。麻乡约的一些跑信夫头也被清政府招入邮局,成为第一代现代意义上的邮递员。

善于长跑的令和奋,靠着歌颂周成王“言必行”的美德,他们的名字被历史记载下来,而历史上无数像伍伯、新闻使者、跑信夫头这样的跑步健将,只是寂寞而孤独地奔跑在坎坷的蜀道上。他们虽然不像“夸父逐日”与大自然竞胜那样悲壮,也没有留下名字,但是,他们才是最值得纪念的长跑者。(文 游上 | 图 林元亨 叶子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