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天府广记》第6期
天府 | 成都十二桥烈士陵园
发布日期:2021-09-08 17:33:43 来源:成都市政协

孩子们在十二桥烈士陵园祭奠革命先烈

1949年成都解放前夕,继重庆渣滓洞大屠杀后,蒋介石集团在成都又制造了《一二 · 七》大屠杀(即十二桥惨案),杨伯恺、于渊、王干青等30余名蓉城英烈被残忍地秘密屠杀。十二桥死难烈士陵园内的36座烈士墓,即长眠着36名为中国人民解放、为成都人民解放而牺牲的蓉城英烈。

36烈士谱写黎明前史诗

在成都市青羊正街文化公园内,1950年1月建立的十二桥烈士陵园即坐落于此;其中安葬着的,正是在成都即将解放之时即1949年12月3日、7日被国民党杀害的杨伯恺、于渊、王干青等30余名蓉城英烈。

1949年12月初,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和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等特务乘军用飞机逃往成都。他们为了完成蒋介石交给的秘密使命,在稽查处长周迅予的东门街公馆内,秘密召集吕世鲲、杨超群、何龙庆等军统蓉站头目研究屠杀关押在四川省将军衙门看守所内的“政治犯”。

军统蓉站根据毛人凤的指示,将关押的重大“政治犯”36人造册,送交省特委会秘书长徐中齐转毛人凤。这36人中,大部分是1947年“六二”、1948年“八二零”、1949年“四二零”大逮捕以及1949年1月中共川康特委遭受破坏后被逮捕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另一部分则是在这段时期内从成都附近各县特务机关解送到省特委会来的。其中,中共党员14人,民盟盟员5人,民革成员3人,共产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成员7人,其他革命青年及爱国民主人士7人。

他们之中,有20世纪20年代初留法勤工俭学时入党,回国后任中共重庆地方委员会委员并一直从事党的文化工作和上层统战工作的老党员杨伯恺;有在1926年万县“九五”事件中英勇抗英,以爱国军人闻名中外,以后长期从事党的秘密活动的老党员于渊;有在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的腥风血雨中,打响川西地区工农赤暴第一枪的旗手王干青;有异军突起,以世界语为武器,向国内外大揭国民党反动派黑幕,宣传党和人民解放军伟大胜利的许寿真;还有一批胸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为建立新中国而甘洒热血的爱国青年学生毛英才、余天觉、龙世正等。

1949年12月3日,毛人凤在娘娘庙街38号军统蓉站召开特种汇报会,徐中齐将名册交毛人凤时,杨超群趁机说:“逮捕这些人不容易,宁肯错杀,不要放脱。”毛在名册上批示:“一律枪决”后,便命徐急送省政府主席王陵基过目,王立即在毛的名字后添上“如拟”二字,命令徐中齐立即执行。

12月3日深夜,成都警备区军统大特务周迅予指令汪道生,派特务中队长王建谋率领10余名武装特务,将关押在稽查处看守所的川西解放组成员刘仲宣、云龙、彭代悌3人蒙眼塞嘴捆上汽车,偷偷运至王建墓墓道内秘密杀害。

12月7日,特务把档案材料堆在将军衙门特委会院内全部焚烧。深夜,稽查处中队长唐体尧率武装特务16人到将军衙门看守所,将32名革命志士用麻绳捆绑,棉团塞嘴,黑布蒙眼,强行扔上刑车。刑车直抵外西十二桥。在桥西南二百多米的乱坟坝里,残留着一段抗日时期的防空壕,刽子手们在这里开始了血腥的反革命大屠杀。特务们用刺刀、手枪,一个接一个地把志士们残杀在防空壕内,并草草掩埋。翌日6时,刽子手赶回特委会复命。这次屠杀仅一名川大学生因家人多方营救得以幸免。

十二桥烈士就义后20天,成都解放。成都军管会立即组织力量在抚琴台王建墓(现永陵)墓道和十二桥掘出死难者遗体。1950年1月4日起灵封柩。同月19日,成都市各界人民在支矶石街层板厂停柩处,隆重公祭外西十二桥、抚琴台烈士,川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王维舟代川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贺龙主祭,党政军民各界代表及群众千余人参加。同月20日,将烈士们连同被杀于王建墓墓道的刘仲宣、云龙、彭代悌和在重庆渣滓洞牺牲的周从化烈士的遗骨迁葬于青羊宫烈士陵园(烈士陵园地址现属文化公园)。(文 王银华 李远波 周何 代先彪 等 | 图 甘霖 嘉生 罗国建 等)

这36位英烈是杨伯恺、于渊、王干青、晏子良、许寿真、毛英才、黄子万、王侠夫、曾鸣飞、谷时逊、王伯高、刘骏达、杜可、龙世正、彭代悌、刘仲宣、云龙、张大成、余天觉、缪竞韩、田宗美、方智炯、黎一上、王建昌、曹立中、杨辅宸、姜乾良、陈天钰、吴惠安、张维丰、张垣、徐茂森、徐海东、高昆山、严正、周从化。他们生前利用各种形式,同残暴的敌人进行极其艰苦复杂的斗争;被捕后,备受酷刑,坚贞不屈,毅然以宝贵的鲜血和生命,谱写出一篇迎接新中国黎明的壮丽史诗。

十二桥烈士陵园已成为成都市内的红色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