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天府广记》第2期
春天的仪式
发布日期:2021-04-27 16:15:18 来源:成都市政协

“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想着要拿挂挂钱。”在儿时熟悉的歌谣声中,成都人又迎来一个新年和春天。

初一,成都人在南门武侯祠游“喜神方”摸喜神沾喜气,北门文殊院则是争着烧头炷香。立春这一天,东门郊外还会“打春”。龙灯、牛儿灯、黄龙溪的火龙、洛带的水龙,走村串巷,上下飞舞。城里乡下,新年的春台戏在成都平原上一场场地上演。

二月,出万里桥“小游江”,还有成都人灿烂的“二月花市”。二月,坝子与林盘,春天的花次第开了。梅花开过,海棠又来,樱桃刚谢,桃花已开。“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成都海棠十万株,繁华盛丽天下无”,在杜甫和陆游的眼里,成都是如此花盛而芬芳。而唐末居留成都的画家遗脉,抑或五代后蜀黄荃的一些弟子徒孙,年复一年在春天在花间,画下一幅幅艳丽时尚、雍容华贵的工笔“铺殿花”。

三月“蚕市”,成都人在三月三上巳节这一天会纷纷出北门,逛凤凰山的“蚕市”,游万岁池。“蚕市”清末还很热闹,庆余《成都月市竹枝词》就说:“成都蚕市正春光,妇女嬉游器具场。买得鸦锄勤拂拭,夕阳桥畔种新桑。”以前,三月二十一日,人们还会出东门,去狮子山海云寺“摸石求子”,得石者男,得瓦者女。

“龟堞春游径路赊,青青踏去冒烟华。翠停舴艋客寻寺,红卸羃 人上车。亭落五重沽卓酒,钗行十二步潘花。乘欢醉尽高阳侣,倒载归来不认家。”这是北宋成都府新繁县人梅挚《自和寒食韵》中描述的成都人踏青。寒食节“清明日”,成都人纷纷出东门上坟和踏青。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官方将清明日定为放水节,清明这一天,在都江堰举行盛大的开水仪式。清人山春《灌阳竹枝词》描述“放水节”说:“都江堰水沃西川,人到开时涌岸边。喜看杩槎频撤处,欢声雷动说耕田。”据说这一天还有一个讲究:主祭官主持完放水仪式,要赶在水头前马上启程返回成都,说是道台跑得越快,水就来得越多,若落在水头后,这一年成都平原的春耕就会水不够用……

春天的仪式,是灯,是蚕,是花,是水,是成都平原的美田弥望、流水修竹,是上善若水而又如花美眷。(文 林元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