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李驰
发布日期:2021-12-03 16:48:58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推行法治社会建设,行胜于言

李驰,成都市政协委员,农工党党员,四川联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在法律工作者身上,多能看到高远宏阔的理想信念与理性务实的工作作风自然相融,对此,成都市政协委员,四川联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驰认为:“律师行业贯穿了社会的各个领域,不断提高的民众法治意识与持续深入的法治社会建设,为律师执业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在这个过程中,理想与现实不再泾渭分明。而以律师身份成为政协委员之后,更可以感受到新时代身负职责前行的使命感。”

如何做好一个法律工作者

世人对律师形象的解读其实多少有些失真甚至刻板,对此李驰和同事们并不在意,每个职业总有其特质所在,被有所误读甚至遭受偏见都实属正常,何况随着大众对法律法规的逐渐深入了解,反倒是对律师行业的从业者提出了更多、更新的要求。

“一名优秀的法律工作者究竟应是什么模样?”李驰的解答中始终贯穿着“职业操守”“厚积薄发”“责任意识”“保持专注”等关键词。

因职业的特殊性,律师执业首先需摆正位置、端正态度,坚守职业操守,在此基础上还需厚积薄发。李驰以自己的经历为例:“我大学本科在电子科技大学读工科,后来到四川大学法学院读法律硕士,此后进入律师行业。看起来跨度挺大,实际上一直在积累,本科时正值大学辩论赛火热,紧张激烈的备赛、参赛过程让我明白,场下准备十分,场上可能只会用到其中的一分,但就是这十分之一的精华可以决定一场辩论赛的胜负,若没有此前十分的准备,就没法发挥出这一分的精彩。同理,一个案件里,充分准备的律师和没有准备的律师,庭审上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了充分的准备才有机会获得最佳的成果。”并且在此过程中,律师应明晰自己的职责所在,尽力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与时俱进的,社会在快速发展,法律层面的发展同样迅疾,各种信息、法律条款不断迭代,以责任意识保持学习状态,才能更好地跟进。”

李驰亦坦言,做律师的日子长了,自然也会有一些案件久久难忘,“其实并没有考虑其特殊性,而是更感念为委托人提供法律服务时的种种付出与努力。想要你的职业被别人认同和信赖,一定要保持专注,认真行事,其中的努力,他人自会看在眼里。”正如李驰喜欢的《道德经》里所言的“为而不争”:“我们的律所就是此种风格,不在宣传上耗费过多心力,我们在意的是怎么把事情做漂亮,通过为委托人、当事人争取到合法权益,获得自身的价值认可。”

让法律服务“触手可及”

全面依法治国正取得突飞猛进的成就,但这并非一蹴而就,期间同样需要洞察问题所在,进而广纳群言、广谋良策。从事律师工作多年,经手众多案件,李驰深有感触:“社会公众的法律意识确有提升,但仍有欠缺之处,增强普法工作任重道远。”在他看来,虽然诉讼时效、证据主张、权益维护等各个法律常识、细节被大众熟知并日益重视起来,但诚信氛围却仍显不足,比如建筑工程领域的三角债务泛滥即是典型之一,当大家将违规之举视为理所当然的潜规则并欣然接受,对自身、他人乃至行业整体的伤害将无法避免,“当然,这也与现行法律法规对违约惩罚较轻、失信成本过低有关,这对营商环境的影响较大,需引起重视并行策改变,比如加大对失信者的惩戒、对守信者的保护,并破解执行难等症结,真切从法律层面解决营商环境打造的问题。”

职业习惯使然以及成为政协委员后可以接触到较多、较广的司法数据,让李驰有了更多的思考,他敏锐地发现,案件所属领域的数据变化实则透露出一些值得警醒的信息,比如虚拟经济的过热,“成都各级法院的民商事案件较多,其中又以金融类纠纷为主,且较为集中在民间借贷方面,反而实体经济方面的案件近年来有相对减少的趋势。当大家普遍视投资为获利渠道,不再脚踏实地地做实体,经济就有泡沫溢出的问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滋生了惰性风气。因此建议决策者可以根据司法数据以及综合其他方面的数据,后续对政策或调控方面有更多的考虑。”

此外,相对于讲“情理”还是“法理”的所谓两难问题,李驰更关注现行法律所存在的一定滞后性,“比如《成都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办法》已是将近20年前确立发布的,直至今天仍在沿用,虽然没有失效,但显然和现时社会有所脱节,一些条款例如拥有空调、移动电话即不得享受低保待遇在当时设立精准,而在今天的社会经济环境下就显得不太合理,需要予以修订,从而更好地保障民众权益。”

信息时代的法律与法治

作为成都市政协委员,李驰在政协平台上参政议政,话题总绕不开“法治社会建设”,通过他撰写的提案,呼吁改善优化营商环境、为未成年人权益发声、探行“互联网+法律”建设……“身为一名律师,又是一名政协委员,我们眼中就不能只是法律领域的事务,更应该关心当今社会上正在发生的热点事件,聚焦社会发展趋势,力促法治建设,为弱势群体呐喊。”

2020年,李驰撰写了两篇关于智慧法院、互联网法院建设的提案,这由他的工作感触延展而来,更是基于“时代的问题应有时代的回答”。当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发展提速,司法改革也应当借势发展。新冠疫情爆发初期,疫情防控的需要让法院的工作一度陷入停滞,后来借助信息技术逐渐恢复正常,此后远程开庭、庭审视频记录等成为常态,“一开始还是有些混乱,各种系统工具都在用,后来才逐渐规范统一。”而互联网法院的探索也逐渐深入,专事办理互联网相关案件,效率更高。李驰还将关注点聚焦在随着新技术普及而产生的各种新的法律细节——“电商带货、网络购物如何维权?如何取证?甚至是最基本的如何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信息?人们的认知是有一定滞后性的,需要在法律层面引起重视并及时给出解决方法。此外还有网络主播、网约车司机、外卖配送员等新业态的从业人员社会保障问题,需要有与现时经济活动相匹配的新机制去覆盖、保障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