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杨罗
发布日期:2021-09-07 16:38:56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仁心仁术 笃行致远

杨罗,汉族,四川绵阳人,成都市政协委员,现任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副院长、外科副主任

健康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与民众美好生活的基石,合理调配医疗资源成为关乎民生福祉的重要课题,成都市政协委员、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副院长杨罗的履职行迹与医疗本职工作息息相关,他将关注点聚焦于医疗服务的普惠性与医疗知识的普及性,思虑如何让民众能够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的医疗资源。

医者医人 行者无疆

讲述自己的加拿大留学经历时,杨罗对那一年多短暂时光的诸多细节,至今仍心怀感念。彼时,良好的学术气氛促使他在读书学习和实验研究时充分打开思路,并接触到更多学科之外的人和事。而他的收获,是开拓视野后的阅历增长与思维明晰,以及读书、行路并进的满满获得感。当地人的热情让他感触甚深,让他并没有身在异乡无法融入的疏离感,“从只能说几句简单英语口语到与实验室同事畅意交流,行游十多个城市体验当地文化,我的适应能力还算不错。”

出于职业习惯,在实验室学习、工作之余,杨罗也在观察与比对中外医疗体系建设与医疗教育的理念差异。“治学严谨是医学界的通例,民众对医务工作者的尊崇也相差无几,只是他们可能表现得更热切与外放。”真正的差异点在于医疗教育的深耕与医疗资源的调配。“与国内相比,加拿大医学生的学习周期更长一点、实操经历更多一些,医学教育资源相对丰厚,学成的医务工作者基本有着较高的水平程度,人才梯队相对合理而且稳定。国内医学教育资源不平衡的现象至今待解,人才培育较为参差不齐,医学生学成后参与实践的机会也不太均等,这就造成了医疗资源,特别是优质医疗资源的调配不够均衡。”

加拿大医疗体系在欧美国家中也是领先的存在,其全科医生制度在保障民众健康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曾专程考察加拿大全科医生制度与机器人手术操作,这让当时正在当地留学的杨罗印象深刻,“后来全科医生、家庭医生等都在国内得到了明显的加速发展,国内的机器人手术技术也在近些年实现了很多突破。从理念到设备、人才,国家为民众谋健康福祉的努力从未停止。”

民众具有健康意识与医疗器械配置齐全同样是加拿大医疗体系的特点之一,杨罗以因疫情而让民众使用频率大增的快速手消类产品为例:“国内手消产品的种类、品牌、使用场景,都还不如加拿大丰富,因疫情防控需求才逐渐普及使用。”重要场所配备应急医疗设备如除颤仪等更是不容忽视的要点,“国内城市里应急类医疗器械数量不足、配置点位不合理,民众对使用方法陌生,这都是公共卫生方面的隐患,需要加强知识普及与设备配置。”

华西坝上最年轻的副院长

知之愈明,行之愈笃。2013年夏天,由加拿大留学归国的杨罗成为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彼时旁人并不看好他的这次选择,虽然华西四院早早创立,是全国唯一部属的集医、教、研,预防、治疗、康复一体的三级甲等职业病防治院,在业内亦享有声名,但初创时也因主攻职业病、专科较单一,而发展受限,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和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我刚到医院时,外科只有26张床位,加上我一共才3个大外科医生,病人寥寥无几。”

到院工作期间,杨罗以泌尿专业学科背景于华西四院创建了泌尿/男科,因发展迅速、口碑良好,成为医院特色发展方向之一。2017年,杨罗被任命为华西四院副院长。成为华西坝上最年轻的副院长后,他的工作内容更显繁复:负责学院(医院)医疗业务、病案管理、医保、物价、院感防控、对外合作办医和医疗行风建设工作,“角色变了,工作内容变了,但心态和目标没有变,如何让华西四院谋创发展、走出特色是所有人的心愿。”

在杨罗看来,强化医院发展定位、加强学科建设力度、核心团队扩容提质是华西四院发力追赶华西系其他医疗机构的重要举措。在他的推动参与下,华西四院确定了以职业医学和老年医学为核心、完善相关专科的“一心一环”发展模式,多学科走上发展新台阶,逐步向大专科、小综合发展。2019年医院综合楼投入使用后,医院年增长率维持在30%以上,床位使用率达到100%。

快速发展也需要适时沉淀,杨罗坦言今年以来华西四院的重点工作是狠抓医疗服务和医疗质量,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以精细化管理推动医院内涵式发展,“民众已经逐渐知晓了华西四院的变化,接下来要做的是进一步夯实口碑,增加他们的认同感、信任感。”

做好社区居民健康守门人

心系患者是为医德,关注民生则是政协委员的责任。作为医疗战线上的政协委员,杨罗积极参政议政,结合从业经历与走访调研结果,用医者初心诠释委员的履职担当。他所撰写的提案,从社区医疗建设提速、医疗人员待遇提升,到紧急救护体系打造、脑科学计划实施,都旨在为建设健康成都贡献心力。

当前,民众健康需求日益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模式亟待探索、更新,其中呼声较高的医联体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成熟的管理体制与配套政策,也涉及更广泛的医疗资源整合与信息化支撑。对此,杨罗建议可建立社区医疗群和社区型的区域医疗中心,他在《积极践行防治结合理念推进成都市城市医联体建设》提案中写道:“积极探索新的医疗模式,把过去被动发现病情再上门治疗的模式改成主动参加与发掘社区居民对健康或医疗的需求,医院主动成为‘社区型区域医学中心’,真正做到‘寓治疗于预防’‘防治一体’。”在他看来,基层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需要和大型医院建立有效联动机制,充分挖掘内在潜力,真正解决患者看病难问题。

在全社会医疗服务需求大增之时,正在凝练下一份提案的杨罗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医疗领域有一定特殊性,不能只注重发掘产业属性,其公共服务属性同样需要倾力。打造医疗之都,延展医疗服务场景,整合资源是必须,前提是规划合理、有序,厘清普遍需求与高端需求,精准匹配医疗资源与医疗人才,避免重复建设。”(文 李无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