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袁阳
发布日期:2021-05-07 16:14:22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我追寻的是普惠性的美

袁阳,汉族,重庆人,成都市政协委员,现任成都城市之窗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手汇幸福里”创始人

大概是走错了路,从7号线出站,穿过一条黑暗幽长的下穿小巷,经过一条摆满零售小商品的老街,再走过密集热闹的生活街区,近半小时路程过后,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小小的空旷的新绿。致强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到了。

一转头,袁阳款款走来,红衣热情温暖,短发的线条俏皮而妥帖。她担心我们走错方向,把地点定在了相对清晰明确的地方,见面后再亲自带路,领着我们走向办公区域。

像是打开了节日宝藏礼盒,万万想不到这个整洁敞亮的办公空间里会有这么多可可爱爱的手作产品,各式各样的动物公仔声势浩大,旧牛仔裤改造的贵妃榻和三人沙发相映成趣,手织的婴儿蓝毛线绒毯温暖又轻盈。目不暇接中,她开始自述经历,讲出了以手工为业以来的重重困难与收获,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乐观主义者在追寻普世之美时的各种可能性。

在国外,走路带风

一说到文创说到手工,大部分人想到的就是做一个手机壳,印几只帆布袋,卖几个马克杯。但是,据袁阳介绍,在全球手工发展的标杆地区,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

美国的休斯敦每年都会举办国际拼布节,疫情之前,袁阳慕名前去过。那是一个引领整个手工产业发展的盛会,吸引着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业者积极参会。三天的展览,人流如织,一房难求。在这里,行业标准被制订出来,大量的新技术、新产品问世,同时也有各种各样的商品成品和材料包用于销售。这是一个庞大且自豪的圈子,整个运作像一场风靡世界的运动赛事,你要参观,需要先买套票,在会上看中了某一样东西再额外付费买。即使参观镇上的一个单品博物馆,也是要买票的。套票和门票都不便宜,但人群仍然络绎不绝。

不止西方,东方也一样。在东京的小巨蛋,每年也会举办手工主题展览。“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完全没经验,想不到会有那么多人参加。即使不吃早饭、早晨6点就出门,到现场的时候仍然需要在一样望不到边的人群里排队两个多小时才能入场,”袁阳说。那是我们很难想象的场景。

东京另有一条手工业主题街,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栋八层小楼,里面囊括了手工所需要的一切,从原材料到各种工具,再到各式各样的成品,方方面面都在其中。“进去后什么都想买,”袁阳说,即使拼命克制,你也会为眼前的美所动,在魔力驱使之下,“明知道大概率不会再来,但还是没忍住办了会员卡。”

用天堂来形容或许也不过分。这栋楼包含整个手工业的产业链,以彩绘为例,原材料完全是从植物提取而来,即使幼儿误食,也不会有危害。以安全为基础,他们创造了丰富的颜色体系,光绿色就有100多种,基本上覆盖了自然界中所有的绿色。一瓶小小的颜料,售价人民币200多元,可想而知,要画画的话,配齐颜料需要多少钱?在具体操作上,他们也把过程标准化、细致化到了一个完全对新手友好的程度,全程可以说是傻瓜式操作,零门槛。

在寸土寸金的东京,这位手工业者,只用了10多年就买下了这样一栋大楼,可想而知整个市场有多大。袁阳说,和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国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我们的手工产业发展起来,那得是多大的空间?

在国外,如果你是手工业者,只要你有作品,无论是达人或是评委,都可以走路带风。不仅受人尊敬,经济回报也很可观。

在国内,需要认可

手工业者能获得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认可,在于他们做出了让人怦然心动的作品。“日本有一种工艺叫作白玉绣,就是在白色的布上用白色的丝线缝制出图案,缝的同时填入填充棉,这样图案就变成立体的了,成品简洁优雅又充满细节,赏心悦目,因此广受欢迎。”袁阳说,好的手工可以触动你的内心。有机会走出去,多看看多交流,你才会豁然开朗:啊,原来手工还能做成这样。

对美的追求大概是中国人的一种天性,古已有之,但是近代以来却面临着比较严重的审美缺失问题。“记得小时候,家里的窗帘都是被仔细妥帖地打理,叠成两朵对称整齐的花。偶尔细节没处理好,外婆就会叨叨,说怎么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她解释道,这说明,即使在物质贫瘠的年代,家中的长辈也在尽可能地利用现有的东西去打造美观、舒适的家居环境,“他们是有审美标准的。”

而今,大家都在鼓励科技发展,这无可厚非,但是在发展科技的前提下,人文的挖掘也不能落后太远。“我们能否直接把手工产业定位为成都的另一张名片呢?能否通力合作把成都打造为全球手工业发展的另一个标杆地呢?”目前,国内的手工业者并不是一个受到高度认可的职业,但一旦打开思路,用长远、可持续的眼光来做事的时候,会变的非常有价值。一方面是因为行业的发展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从事高精尖的行业,在我们巨大的人口基数里,有相当一部分人可以通过手工从业、居家就业的方式来解决工作问题。

“不管是成都,还是相对领先的河南、江浙等地,整个手工业基本上都是民间自发行为,缺乏引导和帮扶。不管是资金、政策,或是舆论环境,都需要更多的支持,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滋养。”自2014年偶然踏入手工行业以来,袁阳已建立了20多个培训基地,帮助过无数人实现就业,创造出许多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却自谦虽然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和心血,却没有取得什么成绩。“接受采访,发声的同时也是一种呼吁,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接触、参与并热爱手工行业。”

毕竟,袁阳是真的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认为手工值得去做,大有可为。

做委员,生活给予启发

本职是中医生,弃医从文后涉足社区和街区规划领域,直至现在也是成华区的社区规划师。身在手汇幸福里,袁阳忙碌起来像一个旋转的陀螺,大的统筹规划之外,各种细碎的工作填满了她时间的空隙。

“我没有太多时间针对某一个问题去做专门的调研,我也不是一个高产的委员,历年来积累的提案建议,都是针对身边人、身边事有感而发。”所以,即使单项提案之间存在一定跨度,但确实都源于生活,并让她深有感触。这些事件并非孤例,在足够的观察分析思考之后,袁阳动笔写下了一份又一份真挚而详实的建议内容。

履职第一年,她提出过在成都建立“家庭文化周”的概念。这不只是家庭外观硬环境的打造,更多的是家庭氛围等软条件的配置。“最近有很多热门视频取材父母和子女的相处趣事,播放量和点赞量特别高,主题就是‘全国同款爹妈’。如果是温暖积极的同款,那当然很好,但现实是,很多父母和子女在具体相处上不尽如人意,双方的理解、信任和支持都存在不足。”而建立“家庭文化周”的一个目标,是要把家庭打造成为子女最坚实的港湾,让他们一回家就能释放所有的委屈,得到无条件的信任与支持。“其实没那么难,只需在子女受挫时给他们一个拥抱,帮他们擦一下眼泪,说一声没事了就好。”袁阳的子女现在国外,她对他们的要求只有两个: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在这种相处模式下,亲子关系友好和谐,双方都很愉悦。

另一份提案是关于如何打造成都专属的熊猫IP。打造熊猫IP、售卖熊猫主题产品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但不是一窝蜂地开店扩张,然后贩卖同质化严重的环保袋、马克杯、手机壳等等操作。“熊猫是成都的城市名片之一,但只是就整体而言,实际上每个具体应用场景中的熊猫形象只有高矮胖瘦大小之别,并未融入成都的城市灵魂。我们自己就做了一个很受欢迎的熊猫公仔,从大摆件到小胸针都有涉及。”确实,这样一个方脑壳、耙耳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熊猫形象,一看就很本土化,很有成都特色。

极富正义感的袁阳还谈到了常见的事件追责问题,不是以弱势和非弱势为考量标准,而是回归双方责发,判定双方各自责任;再者就是雷霆手段,严惩碰瓷。“这些问题并不涉及大是大非和道德底线,却会在极大程度上影响社会舆论和民众体验,我希望每个人都讲文明,有标准有原则。”袁阳说,今年成都市发布了“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实施方案,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能一一落地,对老百姓的物质和精神双重生活,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提升。“十大工程与生活息息相关,也提醒我们好好审视、塑造我们的外在和内心,从而由内到外地变整洁、变美好。”(文 夏半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