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选登
双城经济圈背景下成都加速推进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建议
陈丽丽
发布日期:2020-07-07 11:15:03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公元10世纪,世界首张货币—交子诞生在成都;100多年前,成都为川汉铁路融资,开金融创新之河;1980年,新中国的第一只股票发行在成都。一个城市能否承载金融中心角色往往有历史的脉络和基因。成都正在承载着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历史使命。

市政协委员 陈丽丽

公元10世纪,世界首张货币—交子诞生在成都;100多年前,成都为川汉铁路融资,开金融创新之河;1980年,新中国的第一只股票发行在成都。一个城市能否承载金融中心角色往往有历史的脉络和基因。成都正在承载着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历史使命。

一、成都具有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现实基础

2019年“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显示成都的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排名全国第5,在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和金融生态环境各项金融指标都领跑西部城市。对比国内主要金融中心,成都的金融优势突出吗?

二、国内主要金融中心的对比分析:成都的优势和短板

对比国内金融中心前三强的北京、上海、深圳,和同一层及的杭州、广州和重庆。发现:

作为金融中心集聚和辐射的主要载体,成都在法人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排名较北上深有明显的差距,目前尚缺乏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法人金融机构;基金管理市场也落后于杭州和广州。在金融制度方面,金融政策在成都属于较为突出的优势项;金融风险管理最薄弱;金融开放度不仅落后北上深,也落后于广州。对比成都与重庆,两者在证券机构、保险公司、科技金融、特色金融等方面各有优势。其中,成都在科技金融研发和应用能力突出,是国家数字货币试点城市,重庆在金融科技支付清算基础设施有突破,是国家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综合而言:

优势:较为完备的金融机构体系和多层次的要素交易市场;金融中心具有较好的综合能力,各项金融发展指标总体平衡;政策优势突出;成都和重庆形成各自不同的比较优势,金融科技互补性强,特色金融上出现错位发展,两地合作潜力和合作空间大。

短板:成都金融中心的综合能力及单项指标都不突出,对政策依赖度高,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等载体还不够强大;金融市场开放力度不足;金融风险管理薄弱;与重庆金融中心存在功能重叠,双方金融优势未形成合力。

三、从三大方面推进国家西部金融中心建设

(一)弥补三大短板:聚焦功能型金融机构作为提升金融中心集聚和辐射功能的主要抓手,重点弥补成都在构建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市场化、开放力度和风险管理薄弱的“短板”。建议:1、强化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功能。系统谋划一批创新型金融要素交易机构。积极培育和吸引国际知名财富管理及高端服务机构,增强财富核心管理功能。2、加大对外开放创新力度。结合国务院部署四川自贸区的金融改革任务,高标准对接国际金融开放规则。3、强化金融风险管理。从目前碎片化被动防范向系统性主动防范转变。

(二)发挥两类特色:结合成都产业和区域特色,挖掘金融特色,提升金融对西部经济社会发展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支撑作用。建议:一是培育具有成都产业特色的金融“单打冠军”。成都是军民融合试点、消费指数位列全国第一,在全国率先提出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可以在“科技金融”、“消费金融”和“绿色金融”等领域率先突破。二是增强内陆型地区开放的金融特色。1、建立国际陆路贸易规则,为西部路海新通道建设开展多种融资服务。2、建设 “一带一路”金融服务中心,探索设立“一带一路”大宗商品期货交易中心和非国家储备货币交易中心。3、推进中德、中法、中韩等跨境贸易结算试点,打造“南丝绸之路”重要的金融结算中心。

(三)强化两地合作:主动作为,优势互补和错位发展,协同重庆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建议:一是完善两地金融一体化的合作机制和政策协调。共同编制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金融一体化发展战略和规划。加强两地跨区域金融风险联防联控和协同处置,共同维护金融稳定。二是站在国家战略发展高度,明确共建西部金融中心的合作重点。如积极引进金融机构总部、合力构建支撑现代产业高质量发展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平台,支持共建长江经济带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等。三是充分发挥两地比较优势,错位发展。如利用两地在金融科技的优势互补,推动新兴技术与西部金融深度融合。

(根据专题协商会发言材料汇编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