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天府广记》第1期
花间 | 蜀葵 天府之国献给世界的最美礼物
发布日期:2021-03-10 14:53:01 来源:成都市政协

《花瓶里的蜀葵花》 梵高

明代画家唐伯虎有一幅扇面,叫做《蜀葵图》,画上有题诗:“端阳风物最清嘉,猩色戎葵乱着花。雄黄更扰菖蒲酒,杯里分明一片霞。”诗里的戎葵,即是蜀葵。

蜀葵是唯一以蜀为名的花,是最早被引种到欧洲的中国花卉之一,是天府之国贡献给世界最美丽的礼物。古今中外画家都爱以蜀葵为创作题材,留下了众多名画。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花卉,蜀葵随着丝绸之路,从锦水之畔走进世界园林,走进了全世界艺术家的名画。

商周盛开蜀地 俗名众多接地气

蜀葵是唯一以蜀为名的花。清康熙年间,浙江人陈淏子在花木栽培著作《花镜》一书中说:“蜀葵,阳草也……来自西蜀,今皆有之”。

蜀葵为多年生草本植物,隶属于锦葵科蜀葵属,原产地四川,名字中的“蜀”字,证明了它的基因来源。在中国最古老的辞书《尔雅》中,蜀葵被称为“菺”和“戎葵”。近年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成都市郫都区波罗村遗址的商周地层中,发现了一枚锦葵属的种子。锦葵属和蜀葵属当属近亲,同属于锦葵目之下的锦葵科。由此推测,很有可能早在商周时期,蜀葵就已经大片大片地盛开在成都平原。

晋代傅玄《蜀葵赋》中说:“蜀葵,其苗如瓜瓠,尝种之,一名引苗而生华,经二年春乃发。”说明至少在晋代,蜀葵的名称已经叫开了。但在民间,很多人对此学名感到陌生,人们更熟悉的是它的众多“土名字”:棋盘花、一丈红、熟季花、蜀季花、蜀其花、步步高、节节高、卫足葵、麻秆花、波波头、豆腐花、栽秧花、斗篷花、饽饽花、光光花、端午花、端午锦、龙船花、大蜀葵、秫秸花、不害羞、侧金盏、檊杖花、鸡冠花、饼子花、烧饼花……蜀葵堪称俗名、别称最多的中国花卉之一。

皇家园林主角 历代画家宠儿

蜀葵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植物,既能耐住严寒,又能忍受酷暑,在我国广袤的大地上,处处可见它的身影。蜀葵还出现在敦煌壁画中,并通过北方、南方、海上三条丝绸之路被引种到南亚、中东、欧洲各国,是最早被引种到欧洲的中国花卉之一。

在中国历史上,蜀葵是历代皇家园林中的主角之一。在汉武帝的上林苑、曹操的铜雀台、梁元帝的湘东苑、隋炀帝的洛阳西苑、唐太宗的东都苑、宋徽宗的华阳宫到清朝的圆明园,都有蜀葵的倩影。而且,在今天世界各地的很多园林中,也都可以看到蜀葵。

蜀葵品种资源丰富,花型花色众多,花型有单瓣类、复瓣类、重瓣类,花色有白、黄、红、橙、紫、黑6大色系,其品种多达700余种。蜀葵的茎直立挺拔,高达两三米,花腋生、单生或近簇生,排列成总状花序式,由下而上开放,花大且繁,色多且艳,枝挺且直,带植或列植,花开时如陈兵列阵,整齐划一,因此在江浙一带被称为“一丈红”。

据《西墅杂记》记载,明成化年间,一日本使者来到中国,初见蜀葵花,大为惊奇,题诗云:“花如木槿花相似,叶比芙蓉叶一般。五尺栏杆遮不尽,尚留一半与人看。”

蜀葵以高大挺拔的形态、艳丽的色彩,成为画家的宠儿。从五代花鸟画家周文矩,到北宋的赵昌,南宋的李嵩,元代的钱选,明代的戴进、文嘉、沈周、文征明,清代的王武、恽寿平、蒋廷锡、马荃,以至近现代画家吴昌硕、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李苦禅、陈子庄等,都创作了众多展现蜀葵花美丽身姿的绘画作品。

在房前屋后、篱沿石旁,种几丛蜀葵,花红叶绿,宛如油画。的确,蜀葵也出现在卡巴乔、提香、鲁本斯、布歇、布格罗、德拉克洛瓦、莱顿、柯罗、毕沙罗、塞尚、莫奈、雷诺阿、列宾、梵高等著名画家的大作当中。

蜀葵,是天府之国贡献给世界最美丽的礼物。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花卉,蜀葵从锦水之畔走进世界园林,走进全世界艺术家的名画。

明 唐寅《班姬团扇图》,仕女站立庭前,身边点缀着一株花蕊绽放的蜀葵

岑参叹流年 李白怀故土

蜀葵作为一种本土花卉,很早就出现在中国古代诗词中。《诗经》里,有一种花叫作“荍”,是蜀葵的近亲。《陈风·东门之枌》咏道:“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视尔如荍,贻我握椒。”在这首诗中,“荍”显然是人们心目中非常美好的一种花卉。

关于蜀葵最著名的一首诗《蜀葵花歌》,出自唐代著名诗人岑参之手:“昨日一花开,今日一花开;今日花正好,昨日花已老。始知人老不如花,可惜落花君莫扫;人生不得长少年,莫惜床头沽酒钱。请君有钱向酒家,君不见,蜀葵花。” 岑参借蜀葵感叹年华易逝,劝勉世人人生苦短,要珍惜光阴。

蜀葵喜光向阳,这一特性更被文人称颂。白居易在《江南谪居十韵》中写道:“葵枯犹向日,蓬断即辞春”。唐代诗人唐彦谦在《留别》中写道:“花染离筵泪,葵倾报国心,龙潭千尺水,不似别情深。”司马光《客中初夏》云:“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蜀葵的向阳性被比作忠心,宋代王镃在《蜀葵》诗中感叹:“片片川罗湿露凉,染红才了染鹅黄。花根疑是忠臣骨,开出倾心向太阳。”

由于蜀葵原产四川,也常常被文人墨客抒发去国怀乡之情。如唐代诗人徐寅的《蜀葵》:“剑门南面树,移向会仙亭。锦水饶花艳,岷山带叶青。文君惭婉娩,神女让娉婷。烂熳红兼紫,飘香入绣扃。”宋代诗人文同的《黄蜀葵》:“锦江何日别,漆水今朝见。清露染颜色,秋鹅一分浅。”

蜀葵的别名“卫足葵”,甚至成为一个著名的典故。《左传》云:“仲尼曰:‘鲍庄子之知不如葵,葵犹能卫其足。’”古人遂以“葵能卫足”比喻自我保护。长于四川的李白据此典故还写过一首《流夜郎题葵叶》:“惭君能卫足,叹我远移根。白日如分照,还归守故园。”李白晚年被流放夜郎,以此表达对锦江边蜀葵留守故园的羡慕之情。

能共牡丹争几许 得人嫌处只缘多

蜀葵极易栽培,即使播种在贫瘠的土地上都能生根、发芽、开花,大片大片地生长,这一特性也受到诗人赞赏。唐代诗人陈标咏《蜀葵》曰:“眼前无奈蜀葵何,浅紫深红数百窠。能共牡丹争几许,得人嫌处只缘多。”这首诗打趣说,蜀葵颜色绚丽,能与牡丹争艳,只是生长得太过繁茂了。宋代司马光在《和昌言官舍十题 蜀葵》中也说:“白若缯初断,红如颜谷酡。坐疑仙驾严,幢节纷骈罗。物性有常妍,人情轻所多。菖蒲傥日秀,弃掷不吾过。”他感叹蜀葵花像仙子一样美丽,但是因为太过常见,反而不被人们所珍视。

蜀葵不仅有观赏价值,药用价值也很高。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的“草部”收录了蜀葵。蜀葵的根、茎、花,都有治病功效,尤其是单叶红蜀葵的根,可以和其他几种中药一起制成药丸,用米汤送服,可治疗肠胃生痈。蜀葵可入药这一特点,也被宋人王柏《蜀葵韵》称赞:“亭亭弱干袅新凉,露浥精神导太阳。紫粟绿房医士宝,黄裳紫袂道家妆。宗华衣锦趋炎昼,蜀本鎔金耐素伤。千古无人歌实德,骚人只解逐余香。”

蜀葵因其鲜艳美丽,深受世人喜爱,宋人刁绎在《雨后城上种蜀葵效辘轳体联句》中介绍了蜀葵的栽培方法,他写道:“土培忧压嫩,竹插为扶欹。疏密齐行列,芳华递疾迟。纖茎簪间导,繁蕊珥交垂。恐践禽须逐,防侵草必夷。养完先固本,采折俟乘时。屡戒园夫守,频烦墨客窥。”

今天的成都,拥有目前世界面积最大、品种最多的蜀葵花海——2013年起,成都人周小林创办的鲜花山谷与成都市植物园紧密合作,在金堂县栽培了300亩蜀葵,这片蜀葵花海包含390个品种,还培育出诗韵、红粉佳人、天竺少女等新品种。另外,成都市植物园和鲜花山谷在中国蜀葵种植资源的收集保护、新品种培育、园艺应用、蜀葵文化研究等方面,在世界范围内均遥遥领先,并联合成立了中国蜀葵研究中心,共同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本详细介绍中国蜀葵的《中国蜀葵品种图志》编撰工作。(文 汪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