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10期
天府 | 老公馆家具馆时代变革的见证
发布日期:2020-12-16 16:08:59 来源:成都市政协

在说老公馆家具之前,先来讲一讲金丝楠。关于金丝楠,有一个故事与和珅有关。和珅是乾隆皇帝的宠臣,富可敌国,最终被嘉庆皇帝抄家灭门赐死。如此精明强干的一个人物,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作死的?坊间传得最多的,竟然是他书房中内部构件使用了一种木头——金丝楠木。

这可不是普通木头,而是号称“皇帝木”的金丝楠。在古代,僭越礼制可是一项不容姑息的重罪。明清时期,对于金丝楠木的使用是有严格规定的,皇家之外禁止使用。

其实金丝楠木并不是某个特定的树种,而是所有能长金丝的楠木类木材的泛称,比如桢楠、紫楠、闽楠、润楠等,主要产于长江以南的四川、云南及贵州等地。据记载,在所有的金丝楠木中,四川的金丝楠材质最佳,现已成了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博物要览》载:“金丝楠出川涧中,木纹有金丝,材质细密,松软,色黄褐微绿,向明视之,有波浪形木纹,横竖金丝,烁烁可爱。”金丝是楠木细胞物质的结晶,多数楠木须30年之后才会渐渐长出金丝,60年到90年之后,金丝才能填满整棵树干。而按照宫廷礼制,晶体覆盖率八成以上者才能称之为金丝楠木。除了华丽的外表,金丝楠还具有性质稳定、不翘不裂、承重耐用、防腐防蛀、温润如玉、冬暖夏凉、香气宜人等优点。如此美木,皇帝怎能不爱?

在建川博物馆的老公馆家具馆内,就藏有一批上等的金丝楠木家具。它们源于清末民初名门豪宅的公馆陈设,中西合璧、样式增多、门类齐全、工艺精湛、木材优质,是那一时期中国家具的代表之作。听馆主樊建川讲,1957年成都金牛宾馆建成后,这批家具被摆放在金牛宾馆银杏庄。1998年9月,樊建川收藏了这批家具。后来,他在安仁镇的建川博物馆聚落内修建了老公馆家具馆,将这批家具配以匾额、老照片等展出,为大家了解认识那段历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史料。

老公馆家具,指曾经陈设于民国公馆里的家具。比如金丝楠木组合柜。民国时期,由于西式建筑和中西合璧建筑的涌现,房屋居室面积扩张,家具体积也随之扩大,便出现了组合家具。这套楠木组合柜,使用了线刻、浮雕、透雕、圆雕、镶嵌等工艺,装饰图案为中、西花卉与动物。柜子中上方雕刻的是“麒麟吐玉书”。相传孔圣人在出生之前,有麒麟在他家院里吐玉书,因此麒麟既为吉祥物,又代表才俊人士,所谓麒麟才子也。

组合柜左右两边猪耳猴面的雕饰图案曾令樊建川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流沙河先生来参观,通过细心考证,终于悟出玄机。家具上的“猪猴”谐音“诸侯”,表明家具主人对“诸侯”的向往。组合柜通体饰以西式涡卷纹、垂花幔纹与中国佛教飞天纹,传达出欢乐吉祥的美好寓意。

含“诸猴”雕饰图案的金丝楠木组合柜

又如金丝楠木单人沙发。在清末民初,沙发可是个稀罕物,因为早先的中国人最惯用的坐具是木椅。椅子的靠背与椅座呈九十度夹角,宜坐不宜躺,而沙发的靠背是向后微倾的,斜倚或半躺都很合适。中国人很快便接受了沙发这件极具舒适感的舶来坐卧具,还根据自身需要进行了改良,用马鬃作填充物,将座框全部包起来,形成“软包厢”。从沙发所用的金丝楠木材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套极贵重的家具。与沙发配套的红木圆桌借鉴了欧式独脚桌造型,桌面可以旋转,雕饰的灵芝是中国传统图案,但底托上的卷草,又明显带有海派风格。这套家具将清末民初中西合璧的家具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具有独特历史价值和工艺价值的红木嵌黄杨架子床

再如红木嵌黄杨架子床。它虽然不是金丝楠木材质,却因其独特的历史价值和工艺价值而异常珍贵。这间红木嵌黄杨架子床具有中西交融风格,它三面设围,四角设有立柱,床顶有床盖,形成一个四面搭架子中间独立的大床。这间床工艺价值非常高,一是红木和黄杨都是珍贵木材,黄杨木纹理细密,色泽微黄,生长非常缓慢,据说每年只长一寸,所以一般没有大料,主要用于雕刻花纹作装饰。二是工艺精湛,使用了浮雕、透雕、镶嵌等工艺,气势雄浑,雕刻流畅而繁复,装饰金碧辉煌,光彩夺目。床顶有透雕的挂檐,挂檐之下的每一个角都透雕榫头,可装卸。三是由于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许多西方花卉装饰图案也进入中国家具。如中国传统的云纹被西方的卷草纹所代替,牡丹由主导地位让位于玫瑰。床檐上雕饰是西方的西番莲,原产于巴西,属于蔓生植物,酷似中国的牡丹。这种植物打破了传统家具的装点格局,由一朵或多朵花为中心向四周伸展枝叶,通过线条变化产生流畅的美感。

清末民初,是一个动荡和变革的时代。由于中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碰撞,中国的社会形态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和革新。家具也是一样,一如建筑,在承袭传统式样的基础上,借鉴西方风格,形成了以海派家具为主流、多种风格争奇斗艳的局面,老公馆家具即是这种变革的代表作。(文 龚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