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10期
天府 | 博物馆群背后的建筑师
发布日期:2020-12-16 15:51:57 来源:成都市政协

馆长樊建川在刘家琨设计的钟章印馆内留影

2005年8月15日,建川博物馆聚落在安仁镇一跃而起。当几百万件的收藏裂变为几十座博物馆,建筑与文物缔姻,人文与器物辉映,安仁镇已然成为一个中国二十世纪的生动标本。这一切的背后,离不开一群建筑师的奉献。

张永和

学贯中西的建筑师

2003年9月,经四川建筑师刘家琨介绍,建筑师张永和来到建川博物馆聚落做总体规划。张永和是中国建筑界的领军人物,他在中青年建筑师中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和老一代的建筑师也能很好地沟通。而令馆长樊建川格外看重的,是张永和身上具有中西文化兼容的特质,这种特质和安仁镇不谋而合——早在 20 世纪 30 年代,安仁镇就有汽车、发电机、网球场、四百米跑道、钢琴、电灯、电影机,是一个融汇东西方文明、引领时尚的地方。

2003 年11月,在张永和号召下,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建筑师齐聚安仁参加“建川博物馆聚落建筑方案研讨会”。最让建筑师们感到兴奋的是,建川博物馆聚落每一个分馆的定位,在中国都是前所未有的。对他们而言,用建筑语言来诠释各个分馆,也是一个崭新的挑战。这天上午,馆长樊建川带他们参观了安仁老公馆,下午则介绍了二十个馆的设计内容,张永和负责讲设计规范。第二天,建筑师们又来到成都文物仓库参观文物。

2004年2月,“博物馆单体建筑设计汇报会”在成都召开。参与的各位建筑师们前来交卷,每个馆都做了一个模型,模型放在各自的位置上,博物馆聚落的总体效果初步呈现。其中,张永和设计的主题馆外形像一座桥,因为这个馆造价大,直到2010年才开始启动。后来,张永和又专程来找馆长樊建川,来的时候他拎着一个很沉的包。樊建川心想,这会不会是什么文物?结果打开一看,全是建材样本!张永和性格温文尔雅,从不发火,却又具备一种大师气质。后来,馆长樊建川说,请张永和来做总体规划算是找对人了!

矶崎新

博物馆是沉默的沟通使者

2004年,一位身份特殊的建筑师来到安仁,他此行的目的是为建川博物馆设计侵华日军罪行馆。这位建筑师是矶崎新,他是日本建筑界的代表人物,曾设计了巴塞罗那奥运会场馆,2019年还获得国际上建筑界的最高荣誉——普利策克建筑奖。

请一名日本建筑师来设计侵华日军罪行馆,是馆长樊建川的一个心愿。在他看来,由日本设计师来设计这个馆,这最有说服力。于是,樊建川邀请了日本最优秀的建筑师矶崎新。最初,樊建川心里也特别忐忑,担心矶崎新不接受邀请。但没想到只经过一次会谈,矶崎新就同意来设计这个馆。

矶崎新为设计此馆先后来过8次安仁。第一次来,为了近距离感受安仁的建筑风格,他要求住在刘文辉公馆里。其实,公馆的居住条件并不方便,因为厕所是旱厕,从住所过去要走很远的路,但矶崎新毫不在乎。2004 年7月,矶崎新来提交建筑方案,还亲自到市场考察建筑材料。

2009 年8月,矶崎新来为设计做最后修改。他告诉樊建川,日本右翼曾写信威胁他说:“矶崎新,你是我们大和民族的骄傲,是我们最优秀的设计师,为什么要给中国人设计抗战博物馆?”矶崎新却回答说:“两国今后若要有好的未来,需从理解开始,理解来自沟通。博物馆是沉默的沟通使者,我的设计也是沟通。这是为了中日两国友好,为了中日两国的长期和平相处。”

程泰宁

坚决不设计汉奸馆

建筑师程泰宁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美术馆、上海铁路南站等建筑的设计者。当他第一次来安仁时,馆主樊建川希望由他来做“汉奸馆”的设计。但程泰宁不愿意,樊建川使劲找理由劝说,比如天下第一呀,极具挑战性呀,程泰宁一直不吭声。最后上飞机前,他突然说:“建川,我不做汉奸馆,做战俘馆!”说完,根本不给樊建川游说的机会就走了。

一个月后,程泰宁来安仁交方案。当他把战俘馆图纸拿出来时,设计方案让在场的建筑师们都眼前一亮。不规则布局的建筑产生的褶皱、绽裂,隐喻不屈战俘的坚贞品格;在曲折变化的空间序列中带出牢笼、窄巷、放风院等展览空间,营造了一种悲怆、沉重的氛围。

在战俘馆接近于完工的时候,大家发现外墙的模板印很漂亮,粗犷有力。本来按照设计方案,还要继续上涂料,但樊建川认为这种效果很好,便下令停工。程泰宁听说后,找到馆长说:“建川,你不能让我的一个作品裸体在那儿呀?”樊建川说,有了墙上的痕迹、泥巴、铁钉……这样才是最真实的战俘馆。这番话让本来抵触情绪很大的程泰宁,理解了馆长的良苦用心。后来,战俘馆成了博物馆聚落里最受好评的一个馆,入围中国建筑设计最高荣誉奖“中国建筑学会建国六十周年建筑创作大奖”,很多人在参观这个馆时,深受触动,热泪盈眶。

抗战系列·中流砥柱馆

刘家琨

才华横溢、家国情怀

在建川博物馆聚落中,四川建筑师刘家琨设计的作品最多,呈现出来的有三个。其中,章钟印馆是刘家琨才华横溢的体现,其空间特别漂亮。尤其是把钟做成千佛崖一样的设计,让人耳目一新;而国家地震馆的设计任务非常急,刘家琨的设计中,大胆地使用了五十六根大柱子,又巧妙地 运用了地震再生砖,使设计后的成果非常雄伟与壮观。

刘家琨设计的第三个馆是胡慧珊馆,胡慧珊是四川省都江堰聚源中学初三学生,生于1992年10月11日,在“汶川大地震”中不幸遇难。她生前喜欢文学,梦想成为作家。这个馆是刘家琨亲自捐建、设计、陈列的,当时樊馆长给了他一个建议,由胡慧珊的妈妈来写馆名,他采用了。胡慧珊馆并不大,只有十八平方米,但刘家琨设计得特别用心。谈到这个馆的设计理念时,刘家琨说胡慧珊的事迹让他深受感触,因此,他拒绝了宏大的象征设计,而仅仅只是展现对个体生命的尊重——他所布置的,只是一个“女孩的闺房”。

航空三线博物馆

徐尚志

廉颇老矣?杯酒明志!

徐尚志是国家级建筑设计大师,曾是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的总工程师和总建筑师,四川第一座五星级酒店——锦江宾馆就是他设计的。尽管这位建筑师声名赫赫,但馆长樊建川也曾犹豫是否由他来设计川军馆,因为在讨论设计方案时,徐老已经快九十岁了!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是否还有足够的体力和思维完成设计,这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徐老看出了樊建川的担心,但他一言不发。喝酒时,他说,不喝红酒,来白酒吧。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徐老就把几个小杯的白酒倒在一个大杯子里,一口干了!樊建川立刻明白了,这是徐老在表示决心,当即决定把设计川军馆的重任交给他。

徐老设计的川军馆进馆之路曲折漫长,樊建川曾经不解。徐老说,他过去亲眼看见了川军抗战,也听过川军将领的讲演。川军穿草鞋走到淞沪、走到山西都不辞辛苦,参观者多走几步又何妨?这一番话让樊建川恍然大悟。川军馆进馆之路桥下,最初的设计是建造一个水池,樊建川建议将其改为种油菜和水稻,这一想法得到徐老赞赏。如今,徐老已经仙逝了,但他设计的川军馆也是对他永久的怀念。

当20多位建筑大师的设计作品陆续呈现,在曾经的荒地上,这片群星璀璨的世界级建筑群拔地而起!这批才华横溢的建筑师,留给人最深刻的印象,不仅是匠心独运的设计,还有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和良知。(文 魏建民)

建川博物馆聚落鸟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