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10期
寻秘 | 水榭楼阁今何在 摩诃池去哪了?
发布日期:2020-12-16 11:44:07 来源:成都市政协

明清时,摩诃池上极可能修有官邸

成都历代所筑园林数量颇多,规模也相当大,其中最著名者当属摩诃池。这座兴建于隋、盛于唐宋的园林,留下了李白杜甫陆游等名家的大量诗句,一时之间成为文人墨客争先“打卡”的胜地。令人唏嘘的是,时至今日,摩诃池只存在于史料之中,千年沧海桑田,名盛一时的摩诃池到底去哪了呢?

摩诃池的秘密可能就隐藏于东华门遗址下

画舸轻桡柳色新

“摩诃池上追游路,红绿参差春晚。韶光妍媚,海棠如醉,桃花欲暖。挑菜初闲,禁烟将近,一城丝管。看金鞍争道,香车飞盖,争先占、新亭馆。”

这是陆游《水龙吟》的上半阕。摩诃池乃隋代蜀都王杨秀在成都城西、城南原旧皇城址上建的一座宫苑园林,以水为主体。成都平原没有湖沼,要获取宽阔的水面必掘地取土,注水成池,方能形成浩然之势。据说杨秀素好园林,尤有亲水情结,便在筑造广子城时,调集大批劳工昼夜取土,历数月而成大池。摩诃池占地500余亩,每当晨雾轻笼,微雨含烟时,给人烟波浩渺之感。每当春阳高照、清波微泛,池面则水光潋滟,又有辽远无际之感。卢求著《成都记》说:杨秀将城、池筑竣,而池尚未命名,一日,一僧人前来游赏,见池宽水阔,景色优美,便脱口道:“摩诃宫毗罗!”梵语摩诃为大,毗罗为龙,意思是,此巨大若湖的水池,定有蛟龙生焉。杨秀便将其命名为摩诃池了。

摩诃池建成后,闻名遐迩,文人墨客前来游赏,诗酒唱和,留下许多美妙诗篇。感谢这些细腻多情的人,是他们充满感情的描述,才使我们对这座蜀中名园有了些许感性认识,才可能在脑海中依稀复原它曾经的美丽。

公元759年,杜甫携家眷来到成都,在严武的帮助下于浣花溪畔建起草堂。生活逐渐安定,郁闷的心情也好转了。当严武邀约他到摩诃池游玩时,杜甫欣然应允。此后,这里成为他与严武及许多文朋诗友经常聚饮的地方。杜甫初到摩诃池时,被美景迷住,写下一首五律《畅当诗》:“珍木郁清池,风荷左右披。浅觞宁及醉,漫舸不知移。荫林箪光冷,照流簪影欹。胡为独羁者,雪涕照涟漪。”薄醉中泛舟,两岸景色迷人眼眸,醺醺然也,不觉风送船动,任其漂移。有了诗的点染,景物更生灵性。

“画舸轻桡柳色新,摩诃池上醉青春。不辞不为青春醉,只恐莺花也怪人。”这首《残春谴兴诗》出自剑南节度使高骈,也是写摩诃池上泛舟观景的怡然心境。画船轻摇,桨声欸乃,青春做伴,沉醉春风,这是盛唐阳光下的摩诃池。尽管我们不知道当年摩诃池的整体布局和更多细节,但知道了摩诃池美丽的景色怎样陶醉了诗人。

大文豪陆游像

水殿风来暗香满

诗人们留下的作品和相关史料里,几乎没有涉及摩诃池的楼台亭榭等园林建筑。到五代前蜀王建称帝时,王建进行大规模改造,在池岸增建了许多楼台水榭和一些行廊宫院,他还将摩诃池改名为龙跃池,寓意王朝的兴盛。后来蜀宫失火重建,摩诃池环岸又建起许多巍峨的宫殿,建造时场面之大,耗资之巨,史所罕见。摩诃池从龙跃池更名为宣华苑,池的西岸建有迎仙宫和会真殿等建筑,周围宫墙环绕,形成独立的区域,类似一座园中园。在池中央积土为岛,并筑有一堤与岛相连,岛上设亭一座,秀雅灵巧。池中莲荷摇曳,岸边杨柳依依,景色奇绝。这是摩诃池的极盛时期,有一首《宫词》描绘:“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亦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房。”

摩诃池景色优美,使前后蜀主都为之倾倒,时常荡舟池中赏景赋诗,后蜀主孟昶总是携花蕊夫人同游。苏东坡曾经讲过后主孟昶与花蕊夫人夜游摩诃池的故事:他7岁那年遇到一位姓朱的九旬老尼,老尼说自己年轻时曾随师父到过孟昶宫中。一天夜里大热,孟昶和花蕊夫人在摩诃池边纳凉并作词:“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她听得入迷,竟将那词一字不落默记在心。尼姑教给苏东坡的那阕词,经过40年后,他已遗忘殆尽,只依稀记得开头两句。他便据此补充完整,这便是著名的《洞仙歌》:“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然而,孟昶和花蕊夫人没有想到,宋朝的大军将成都城围得密不透风,种满芙蓉花、“四十里如锦绣”的城墙,此时成了毫无用处的摆设。

此后,后蜀王宫和摩诃池的一些宫殿被拆毁,引水入池的槽渠也逐渐淤塞,水面日渐缩小,摩诃池初显荒疏之象。至南宋乾道九年(1173年)春,摩诃池又撩起了陆游的诗兴,除了《水龙吟》,他还作过一首《摩诃池》:“摩诃古池苑,一过一销魂。春水生新涨,烟芜没旧痕。年光走车毂,人事转萍根。犹有宫梁燕,衔泥入水门。”

到明朝建蜀王府时,摩诃池三分之二的水面已被泥土填满,没有了当年的气象。明末清初,战火连绵,宫苑尽毁,草木枯败,唯余一池伤心碧,独对苍天映孤月。后来在蜀王宫废墟上建起了清朝贡院,曰“严肃堂”,摩诃池最后一洼余水便蜷缩在严肃堂的西北角,已经完全荒败。到民国三年(1914年),有1300多年历史的摩诃池彻底消失,被填作一块平地,成了军队的操练场。所谓“沧海桑田”是也。?

宫苑园林成焦土

随着摩诃池一同被历史的风雨“雨打风吹去”的,还有很多很多。虽然成都历代所筑园林,无论皇家、王府的园林还是私家园林,数量都不在少数,规模也相当大。但这些历史上的著名园林大多毁于南宋和明末的战火。

南宋末年,蒙古军队大举南犯,势如破竹,成都城破,遭遇空前浩劫。明代是中国古典园林走向成熟的重要时期,成都也出现许多园林佳作,蜀王府就是皇家园林的代表。明初朱元璋封第十一子朱椿为蜀王,蜀王府建在成都城中心(今红照壁到科技馆一带),气势恢弘,有皇家风范,人们习惯将其称为皇城。王宫耗费巨资、历时5年方建成,皇城外凿有护城河,筑有防御墙,四周有大片森林环绕。

1644年,张献忠攻克成都城后登基称帝,建立大西政权。但好景不长,清兵南下,这个只维持了1年零7个月的王朝宣告覆灭,张献忠撤离成都时,放火烧了城池。据史料记载,张献忠命士卒遍集柴薪,堆放在主要建筑物周围,点火焚烧,成都城顿成废墟。大火之后,张献忠又命令士卒用饱浸油脂的棉布将蜀王宫烧剩的石柱包裹起来,点火再焚。《蜀都赋》记载:大火过处,“宫苑、园林、寺观、祠宇、池馆”尽为焦土。皇城面目全非,只剩下一些被烟火烧黑的砖块石柱,诉说着繁华过后的无尽悲凉。成都园林在浩劫中无一幸免,建在城里的,均成瓦砾,散落郊外的,仅存轮廓。现在能见到的实物遗存,多为清人在旧址上重新建造的。

成都历史上曾出现过许多著名宫苑和私家园林。隋唐时期建有摩诃池、合江园、崇勋园、皇花园、中园等著名园林;宋代建的东园和建于五代十国末期的西园,也十分有名,但都毁于元朝和明朝的战乱;清代“湖广填四川”,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各地文化交汇,为园林创作注入了新鲜血液,一批融南北东西园林风格于一体的私家园林相继建成,宫保府、李府、大夫第和可园是著名私家园林,被称为“蓉城四大花园”,曾是时人竞相效法的园林典范。另外,龚氏遽园和芙蓉池馆等也颇不俗,遗憾的是,这些园林精品在民国时期都消损殆尽。

千百年如白驹过隙,曾经存在于史籍、诗词中的摩诃池也在今天无意中被揭开了面纱一角,让人能穿越千年,触碰到这段风流往昔。2013年,考古人员在成都体育中心附近发现一处重大古代遗址,其中包括唐代建筑基址、明代蜀王府和人工河遗址以及此前存在于文人诗词中的摩诃池遗迹。2014年,这处遗址被命名为东华门遗址。2016年7月3日,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宣布,在成都市三医院综合楼工地现场,发现极可能是明代摩诃池的回填堆积,大致可以推测是明代摩诃池的西北角。结合此前的考古发现,基本可以确定这座位于成都市中心的人工湖面积一度超过一千亩。

如今,行走于成都的“心脏”后子门一带,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丰富的遗迹和文物出土,向世人诉说着千年前成都城市的辉煌与精彩。这里曾盛极一时,不仅是城市地理中心,同时也是政治、文化和教育中心。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晶的一句话尤为动人:“留此一片土,犹是成都城。”成都历史上的名园虽被岁月无情地雨打风吹去,但历史的记忆和难舍的情怀却镌刻进了城市肌理。一草一木间,那些沉睡的记忆正逐渐被唤醒。(文 | 谢伟,图片据《成都日报》资料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