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8期
天府 | 绵阳西山观循古道而来的道风
发布日期:2020-09-24 15:26:55 来源:成都市政协

四川省绵阳市西山观、龙门垭、圣水寺,是中国少见的隋代道教石窟群,诸如“大业六年”“大业十年”等题记,将时间之针准确定格在隋代。隋朝国祚虽短,两代皇帝却与道教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甚至连隋文帝的开国年号“开皇”都取自道教。

1914,色伽兰发现西山观

民国三年(1914年),一支由法国人色伽兰率领的探险队从京师启程,开始了为期8个月的中国西部考察。色伽兰生于法国西部海滨小城布雷斯特,是著名的汉学家。1909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京师的旧书店买到一本线装《道德经》,带着这本中国文化的神秘读本,穿行在中国的古城、园林、村落、陵墓中。

1914年初夏,色伽兰沿着金牛古道来到绵阳,这个宁静的小城曾是蜀道要塞,留存了汉阙、蒋琬墓等历代遗迹。色伽兰来到城西的西山观,当时寺观倾颓,道士早已不知所踪,他在后院岩壁上找到几十龛石窟。此前,色伽兰曾在洛阳龙门石窟停留,他认为眼前的西山观同样是佛教石窟,但体范奇异,前所未见。当时,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色伽兰带着满腹疑问离开了中国。他或许不会想到,答案其实就隐藏在那本《道德经》中,那些令他不解的造像,其实就有《道德经》的作者老子——他摇身一变,成了道教尊神太上老君。

1923年,色伽兰的《中国西部考古记》在法国出版,欧洲人为书中的古城、皇陵、大佛震惊,谁也没注意那些来自西山观的无名小龛,更没想到它们与道教有关。时间来到上世纪80年代,四川省社科院石刻调查组的专家来到西山观,发现岩壁上的造像大多是道教石窟,年代在隋末唐初。

整整一个世纪后,同样是一个夏日,我循着色伽兰的足迹来到西山观。当年的道观如今已改建为公园,石窟在园中玉女泉旁的石包上,山泉终日不停,汩汩流入池中。泉水清洌可口,尤适合冲泡茉莉花茶。许多老年人一大早就来公园,叫上一杯沁香的花茶,坐在回廊里摆龙门阵。他们一扭头,便能看到石包上的元始天尊。

天尊,是道教神阶最高的神仙,道教有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长生保命天尊、太乙救苦天尊等等,又以元始天尊的地位最为尊贵。《封神演义》第七十七回“老子一爇化三清”,截教通天教主摆下诛仙阵,杀气腾腾,阴云惨惨,就在众仙家一筹莫展之际,元始天尊从天而降,只身一人闯入诛仙阵,并与太上老君、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一起破了此阵。在《封神演义》中,元始天尊的道行被渲染到极致,也就成了国人熟悉的道教第一尊神。

奇怪的是,元始天尊虽位列道教众仙之首,来历却有点不明不白,在中国古代神话与道教早期典籍中均无踪可寻。道教创立初期供奉太上老君,以《道德经》五千文为经典。南北朝时,道人葛洪在《枕中书》中记载:“昔二仪未分,溟涬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盘古是中国古代开天辟地的神话人物,元始天王或许是在盘古信仰影响之下出现的。葛洪的另一本《抱朴子》中,又出现了一个能调和阴阳、役使鬼神的元君。元始天王、元君,可能是元始天尊前身。

道教创立后一直以老子为尊,为何南北朝时虚构出这样一位元始天尊呢?究其原因,老子历史上实有其人,且当过周朝的守藏史,史书也明确记载了他的生平,无论道教徒如何苦口婆心地宣扬,老子都更像人而非神。南北朝时,道教徒另立门户创造出元始天尊,把老子晾在了一边,他们的努力倒没有白费,隋代元始天尊的信仰已非常流行了。

开皇,取自道教的开国年号

中国不少道观中皆有三清殿、三清阁,供奉元始天尊、太上道君与太上老君,比如山西永乐宫三清殿、江西龙虎山三清殿、云南西山三清阁、四川青羊宫无极殿等。元始天尊气宇轩昂,身着华丽的道袍,左手虚拈,右手虚捧,象征太极。相比之下,隋代的元始天尊便显得古拙了。西山观编号第1到8号的8个小龛皆开凿于隋代,第1龛残高52厘米、宽35.5厘米,元始天尊头挽高髻,身披道袍,结跏趺坐在一莲台上;莲台下有一须弥座,两侧伸出茂盛的莲茎、卷草,密布整窟。

西山观在绵阳西山公园内,许多画家专程来此临摹岩壁上的隋代龛窟。

其他几龛大小、布局相差无几,龛中造像同为元始天尊与二真人,这类题材也称为“天尊说法图”。历经千年时光,加之临近玉女泉,造像被青苔染成了翠绿色,天尊或头颅漫漶不清,或身躯残损不堪,只有那些莲茎、卷草,似乎从石头里面生长出来一般,从隋代一直盛开至今。

当年色伽兰拍摄的玉女泉存照中,一则楷书题记清晰可见:“大业六年太岁庚午/十二月廿八日三洞/道士黄法日敦奉为存/亡二世敬造天尊像一龛供养”。大业是隋炀帝杨广的年号,大业六年为610年。这则题记今已不存,西山观原本有两块大石包,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石窟,其中一块于1953年被敲碎炸毁,用来填充路基,那些造像也是身首异处,埋藏在黑暗的地下永无天日。

上世纪80年代,西山公园开挖路基,工人在地下挖出诸多残破的造像,其中就有这则大业六年题记,以及黄法(日敦)为双亲开凿的元始天尊龛。在绵阳市文物局的库房中,我见到了这些重见天日的造像。谢天谢地,黄法(日敦)的天尊龛至今保存完好,天尊龛莲台下方雕刻一只狮子,它双目圆睁,张着大口,憨态可掬。其他造像或身躯荡然无存,或头颅不翼而飞,不知何时才能破镜重圆。

《金石苑》记载,西山观还有则“大业十年”(614年)题记,可惜已不知所踪。无独有偶,重庆市潼南县定明山岩壁上也有两个隋代小龛,一龛开凿于隋开皇十一年(591年),另一龛开凿于隋大业六年(610年),龛中主尊也是元始天尊。

隋代国祚虽短,与道教的关系倒颇为密切。隋文帝杨坚定国号为“开皇”,“开皇”二字便取自道教。《隋书·经籍志》记载,元始天尊开劫度人,“然其开劫,非一度矣,故有延康、赤明、龙汉、开皇,是其年号”。隋文帝选择“开皇”作为年号,看来意味深长——他开创的隋朝结束了南北朝长达数百年的分裂,让历史步入了新纪元,他也成了至高无上的元始天尊的代言人。

隋炀帝杨广也颇好道教,他在宫中设惠日、法云二道场,通真、玉真二玄坛,仿照仙山琼阁建了“西苑”。他役使民力开凿大运河游江南,庞大的船队中有楼船一百二十艘,带着僧、尼、道士、女冠随行,谓之“四道场”,并封为四品官。隋炀帝还幻想长生不死,《资治通鉴》曾记载过这样一个荒唐故事:嵩山有个叫潘诞的道士自称三百岁,隋炀帝封为三品官,下令修建嵩阳观,配以童男童女各一百二十人,令他炼制金丹。潘诞说炼丹需要石胆、石髓,役使数千民工在嵩山里开凿了数十处深达百尺的大洞。历时六年,金丹依旧未炼成,隋炀帝怒问何故,这个潘诞居然丧心病狂地说:“无石胆、石髓,若得童男女胆髓各三斛六斗,可以代之。”隋炀帝才知受了蒙骗,将他斩首。临死之前,这个潘诞仍不悔悟:“此乃天子无福,值我兵解时至,我应生梵摩天。”此事虽然荒唐,却说明隋炀帝确有崇道之举。(文 金磊磊)

西山观编号第1到8号的8个小龛皆开凿于隋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