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8期
天府 | 大足南山石门山岩壁上的《西游记》
发布日期:2020-09-24 14:49:47 来源:成都市政协

大足石门山三皇

幼时看《西游记》,读到猪八戒的故事,便想这天蓬大元帅被玉帝贬下凡尘前该是何等威武?在重庆市大足县的宋代道教石窟中,我找到了答案。在南山、石门山、舒成岩那些僻静的山头,童年神话世界里的千里眼、顺风耳、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都在眼前一一浮现,恍若诸神之国。

南山

中国最繁复精美的道教龛窟

大足南山三清古洞堪称中国最繁复精美的道教龛窟,高391厘米、宽508厘米、深558厘米,体量庞大,雕刻精良。

八百多年前的一天,重庆府大足县乡贤何正言与妻子杨氏来到南山。当时的南山也叫广华山,修篁夹道,古树参天,山中有座玉皇观。何正言径直走进玉皇观,找到道长,声称自己愿意出资开凿石窟。道长对这位何大官人早有耳闻。此前,何正言已在大足各地广施功德,比如北山多宝佛塔中的第8、9龛,就是他捐资的。何正言生活的南宋,老百姓既信道,也信佛,佛道诸神一同庇护着芸芸众生。在县城西南20多公里的龙岗镇,有个叫严逊的官人以五十万钱购买了一处石篆山,并延请工匠在山上开凿了佛教的三身佛、文殊普贤以及道教的太上老君与十真人,佛道融合在当时的大足似乎颇为常见。

何正言捐资的这龛,就是南山第4号“三清古洞”,高391厘米、宽508厘米、深558厘米,体量庞大,雕刻精良,堪称中国道教最繁复精美的龛窟,纵使何正言家境殷实,恐怕也难承受,于是道长安排同县的张全一与他一同成了功德主。“三清古洞”采用中心柱窟布局,龛口立有两根龙柱,中心柱上雕有“三清”,中心柱与后壁形成一个通道,通道两壁密密麻麻排列三百六十位灵感天尊,它们或为文官,或为武将,文官持笏板,武将双手合拢,兵器横放在腕上,道教宣称今世的富贵荣华皆是前世供奉上元、中元、下元各一百二十天尊之果,这些灵感天尊恍若佛教的千佛一般,密布整窟。

南山三清古洞通道两壁密密麻麻排列三百六十位灵感天尊,道教宣称今世的富贵荣华皆是前世供奉上元、中元、下元各一百二十天尊之果,灵感天尊恍若佛教的千佛一般,密布整窟。

北宋末年,金人占据北方,宋朝皇室逃亡至临安(今浙江杭州),大量遗民随之南迁,其中就有不少工匠、画师。对打小就生活在大足的何正言而言,蜀地自古安定,国仇家恨遥远,县里来了几个北方工匠,乡邻都说他们手艺不错,有个叫胥安的工匠,祖籍颍川(今河南禹县),在北山开凿了转轮经藏窟,里面的宝印观音、莲花手观音、白衣观音细腻柔美,极富神韵。或许,何正言延请的也是位北方匠师,这才能将中国北方早期流行的中心柱窟布局带入大足。

后土三圣母

何正言的希冀与烦恼

何正言的儿子何浩自幼饱读诗书,通过了乡试、府试两级选拔,只是参加礼部的进士科考试未能擢第,虽说有点遗憾,但何正言费心的也许另有其事。在南山,何正言、何浩父子还捐资开凿了一龛“注生后土圣母”,她们是宋代主管生育的女神,宋人祭拜她们求得子嗣。让何正言发愁的,是否是何浩未有子嗣?石窟给我们提供了想象空间。

后土圣母雍容华贵,头戴凤冠,身着华服,端坐在龙椅之上,左右各有一位女神,可能是道经里记载的“卫房圣母”和“保产圣母”。“卫房圣母”曾出现在明代小说《金瓶梅》中,西门庆去玉皇庙做醮事,就乞求过她的保佑。石窟左壁有一位身着甲胄的神将,题记显示,他是“九天监生大神”,右壁有一位头戴钗、身披霞帔的女子,便是“九天送子夫人”。

中国人常说“皇天后土”,后土信仰早在先秦便已出现。《礼记》说:“地载万物,天垂象,取材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在农耕社会,人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大地,万物的生长也是大地的恩赐,因此对土地的崇拜便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汉朝将后土列入国家祀典,成为与昊天上帝对应的大神,此后历朝历代都供奉有加。后土本是男神,古人受天阳地阴观念的影响,隋唐年间逐渐将后土塑造成女神形象,民间俗称“后土娘娘”。

掌管大地的后土,享受着国家的祀典;而流传在民间的后土,则因为有生育、送子的神力,拥有广泛的信仰,成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神祇,这或许也就是何正言、何浩父子捐资开凿这龛“后土三圣母”的希冀了。这倒颇符合“后土”的本意,甲骨文中的“后”字都是女性形象,有的还带有明显的乳房之形,可见“后土”本身就有生殖、孕育之意。

何正言的生活轨迹中止于1154年。在北山观音坡第1号地藏、引路王龛中,我们找到了一则“亡……何正言”的题记,地藏、引路王菩萨通常为亡者而开,推测何正言死于1154年前。除了这些斑驳的题记,这个乡绅并未在史书中留下更多线索,我们无法得知,他去世前是否得偿所愿弄孙为乐?但历史要感谢何正言,他的希冀与烦恼,为中国道教留下了两龛精美绝伦的佳作。

玉皇大帝

从“跑龙套”到“四御”之首

舒成岩玉皇大帝与侍者,由于宋朝王室的推崇,玉皇大帝从过去跑龙套的小角色,一跃成为“四御”之首。

“三清古洞”中心柱侧面还雕了一幅“玉皇大帝巡游图”,玉皇大帝气宇轩昂,双手捧玉圭,立于瑞云之上。侍从有的执华盖,有的执日、月宝扇,有的高举幡、旌、幢,有的捧瓶、盆,簇拥着玉帝前行,那派头真如古时的皇帝出巡。

幼时读《西游记》,除了孙悟空,印象最深的就是玉皇大帝。他住在金阙云宫灵霄宝殿中,掌管天地人三界,统率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托塔李天王、哪吒、四大天王、四值功曹、九曜星官、二十八星宿以及四海龙王、雷部诸神等等都是其属下,连如来佛、观音菩萨都敬他三分。

道教此前以三清为尊,为何《西游记》中玉皇大帝反而成了天庭的主宰?它究竟有何来头?其实,早在南北朝道士陶弘景编纂的《真灵位业图》里,就有一位叫玉帝的神祇,他是元始天尊属神,位列右位第十九神阶,是个跑龙套的角色。中国人历来有祭天的传统,殷商时期称天为帝或上帝,甲骨文卜辞之中,帝、上帝支配日月风雨,掌管人间祸福。西周之后,对于天的称呼,又有了昊天、上天、皇天上帝等新的说法。《诗经·周颂·时迈》说:“时迈其邦,昊天其子之,实右序有周。”巡行在邦国的土地上,自称昊天的周王爱子民如同爱儿子一般,上帝佑我周室。

道教中这位叫玉帝的小神,纯属名字取得好,一来二去就与天帝、上帝、昊天上帝混淆了,唐代诗人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元稹常以玉帝入诗,代指天帝,元稹就有诗云:“万里洞中朝玉帝,九光霞外宿天坛。”久而久之,传统信仰中的天帝和道教神祇中的玉帝、玉皇逐渐合二为一了。

当然,玉帝信仰的盛行还有着政治背景。宋真宗抬高玉皇大帝的身份,以消弭唐朝“大圣祖”太上老君的影响。素有“道君皇帝”之称的宋徽宗更甚,史书记载他常梦中与玉帝相见,后来干脆把玉帝与昊天上帝合为一体,上尊号“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将玉帝纳入国家祭祀体系之中。自宋徽宗以后,中国历代帝王对玉皇大帝并不感冒,重新供奉昊天上帝,说来也奇怪,玉皇大帝信仰却在民间扎下了根,成为老百姓最信奉的道教尊神。究其原因,中国自进入封建社会以来,皇帝一直是最高统治者,老百姓下意识觉得,道教也应该有一位皇帝掌握天庭,如同人间一般,于是逐渐演变为以玉帝为中心的庞大神系。

王母娘娘

让人有距离感的女神

《西游记》中,王母娘娘是玉皇大帝夫人,她居住在瑶池仙境,在蟠桃园亲手种下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仙桃,每年举办一次蟠桃会,延请天庭中的各路神仙。不过这个蟠桃会常常惹出是非,天蓬大元帅就是在蟠桃会醉酒,调戏嫦娥,这才被玉帝贬下凡尘;孙悟空听说自己不在蟠桃会邀请之列,面子上挂不住,这才有了之后的大闹天宫。

大足中敖镇长源村有座桂花庙,庙中有个石包,环绕石包开凿4龛石窟,分别为王母娘娘、东岳大帝、三世佛、城隍。石包原本在山上,后在一场暴雨中崩塌,滑落到村里,淹没在泥土中,直到1983年才掏出来。“王母娘娘”窟高170厘米、宽150厘米、深190厘米,王母结跏趺坐在束腰座上,头扎发髻,身披道袍;左右站立一宫女,上身着对襟短衣,下身着裙,石窟上部有五位腾云驾雾的仙女,飘渺如瑶池仙境。

中国神话故事中常常写到王母娘娘,不过却经常以反派形象出现。《天仙配》中,王母娘娘得知织女下凡与牛郎相恋后,拔出头上的金簪,划出一道无边无际的天河,把这对恩爱夫妻拆开;月宫仙子偷偷把月宫桂树的果实撒向人间,使凡人得以延年益寿,王母娘娘就把她贬作一只丑陋的蟾蜍……这些神话故事口口相传,王母娘娘凶恶、孤僻的形象也随之在国人心目中扎下了根,甚至令人联想起旧社会的恶婆婆。

在长源村,我遇到几个烧香的老婆婆,她们在王母娘娘窟前烧了些香烛,便转身离开了。尔后到村子东边的小庙里给观音烧香。同样是女神,为何老百姓宁愿拜外来的观音,而不愿意亲近本土的王母娘娘呢?恐怕是王母娘娘在神话传说中的面目过于可憎,老百姓对她没有感情;相反,佛教的观音菩萨进入中国后,便以她和蔼可亲、有求必应的形象俘获了中国人,尤其是广大女性的心灵。道教一度曾想让吕洞宾替代观音,做中国女性的“妇女之友”,不过男女有别,终究也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石门山三皇洞

中国道教造像的绝巅

这五位儒雅文静、柳眉杏眼的文官,代表着中国道教石窟的最高水准,它们或戴冲天幞头,或戴直角幞头,或戴通天冠,可能是太昊氏、瑞顼氏、祝融氏、轩辕氏、金天氏。

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年),在大足县郊外的石门山,乡人杨伯高为故去的父亲杨文忻开凿了一龛玉皇大帝像,玉帝柳叶眉、丹凤眼,颌下一缕长须,头戴冕旒,身着圆领长袍,双手捧玉圭。题记显示,杨文忻享年八十岁,于1146年12月20日辞世,杨伯高在龛口留下了自己的供养人像,他头扎方巾,身着尖领窄袖衣——这是南宋下层百姓的常见装束。

石门山的这龛玉皇大帝是个小龛,倒是龛口高182厘米的神将很是威武,肌肉健壮,青筋突起,近乎赤身裸体,左边的千里眼眼睛硕大,瞪得如铜铃一般,似在张目远望;右边的顺风耳全神贯注,似正聆听着千里之外的动静。千里眼、顺风耳是玉皇大帝耳目,它们出现在龛门,暗示玉皇大帝洞察世事,明察秋毫。《西游记》第三回“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孙悟空潜入东海,找龙王借兵器,寻得如意金箍棒,之后大闹地府。龙王、冥王到玉帝处告状,千里眼、顺风耳才道出齐天大圣原来是“三百年前天产石猴”,《封神演义》第90回“子牙捉神荼郁垒”里,也有棋盘山桃精柳鬼高明、高觉借轩辕庙顺风耳、千里眼刺探周朝军情,让姜子牙一筹莫展的情节。

石门山位于石马乡石门村,从大足县城出发,东行约20公里。石门山虽是世界文化遗产,却终日铁门紧锁,没什么游客。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僻静的小院在中国道教石窟史上的价值——石门山现存道教石窟4龛,除了玉皇大帝,还有三皇洞、东岳大帝宝忏经变、五通大帝,每一龛都是中国道教石窟独一无二的佳作。

三皇洞也称圣府洞,高301厘米、宽390厘米、深780厘米,是大足乃至中国道教石窟体量最大者,被誉为“中国道教造像的绝巅”。三皇洞正壁雕刻三皇,关于他们的身份,有天皇、地皇、人皇,天官、地官、水官诸多说法,而又以天、地、人三皇之说最为流行。三皇柳叶眉、丹凤眼,头戴通天冠,冠两侧垂蘣纩,外着宽袖大袍,项下系有方心曲领,双足着冩,端坐于龙椅之上。左壁上层雕有28位天人像,或男或女,或坐或立,或怀抱如意,或手捧玉圭,对应二十八星宿;下层有五位儒雅文静、柳眉杏眼的文官,或戴冲天幞头,或戴直角幞头,或戴通天冠,可能是太昊氏、颛顼氏、祝融氏、轩辕氏、金天氏。

三皇洞中名气最大的,便是天蓬元帅,也就是读者熟悉的猪八戒。《西游记》里,八戒本是天蓬大元帅,却因调戏嫦娥,触犯了玉帝,这才被贬下凡尘,变成这副模样。落魄前的天蓬大元帅,那可是威风八面:身披铠甲,怒目横眉,三面六臂,执钺斧、弓箭、剑、铎、戟、索六件神器。

柳眉杏眼

中国审美改变印度石窟

舒成岩位于大足县城西北10公里的中敖镇山坡上,几丛竹林之中,有个仿古的木房子,石窟就雕凿在房中一块石包上,环绕石包分布着紫微大帝、东岳大帝、淑明皇后、玉皇大帝等龛窟。文管员龙光文的孙女从山下跑来开门,阳光如水银泻地般照进房子,一阵风吹过,竹影扶疏,满窟风动。

舒成岩同样开凿于南宋绍兴年间。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舒城岩道长王之用,找来工匠伏元俊、伏元璋开凿了一龛东岳大帝,并留下了一首劝人行善的偈语:舒成岩洞建春台,贵使邦人仰上台。小善莫轻无福故,因缘会遇应还来。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大足若子乡获林里一个叫宋美意的,因妻子罗氏患有眼疾久治不愈,也到舒成岩发愿敬造了这龛淑明皇后像,说来也奇怪,罗氏的眼疾回去不久就痊愈了。劝人行善的王之用,为妻祈福的宋美意……这些供养人的故事以墨书题在石窟中,我时常想,如果把他们写进道教史,那这部道教史是不是最接地气的?

紫微大帝头戴通天冠,双耳侧垂蘣纩,项下系方心曲领,手捧玉圭立于胸前,天蓬、天猷、佑圣、翊圣四圣分列左右。紫微大帝信仰来源于古时的宇宙观,《晋书》记载:“北极五星,一曰紫微,大帝之座也,天子之常居也。”紫微星是位于上天最中间永恒不变、位置最高的星,是“众星之主”,因此也被视为天子的象征。《封神演义》中,周文王嫡长子姬伯邑考为救父远赴朝歌,惨死在纣王手里,死后被封为“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唐太宗李世民据说也是紫微大帝转世。

紫微大帝仪表堂堂,衣饰华美。昔日读南宋周密的《武林旧事》,里面写到宋朝皇帝在大朝会、大册命等大典礼时的穿着:“通天冠,二十四梁,冠前额加金博山;绛纱袍以织成云龙红金纱为之;绛纱裙,皂褾襈;白罗方心曲领,白袜黑冩”,与眼前的紫微大帝颇为类似。淑明皇后头戴凤冠,双肩罩云形霞帔,周身绕有披帛,与《宋史·舆服志》中记载的皇后、王妃的华服也别无二致。宋代道教石窟将中国王室的服饰融入其中,恍若天国中的朝廷,为研究古代服饰史提供了生动的资料。

舒成岩造像的容貌历来备受称道,东岳大帝、紫微大帝丰满圆润,柳叶眉,丹凤眼,颔下一缕短须。我蓦地想起三皇洞左壁有一排手持笏板的文官,他们面容清秀,丹凤眼微睁,柳叶眉上挑,超凡脱俗的仙家风范同样扑面而来。在中国传统绘本、小说中,柳叶眉、丹凤眼、美须髯一直是国人喜闻乐见的形象。《三国演义》中的关羽,“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水浒传》中美须髯形象也不少,最著名的就是梁山泊排行第十二的“天满星美髯公朱仝”,因其似关云长模样,人称美髯公。重庆大足石刻博物馆研究部主任李小强认为,在古代小说家眼中,柳叶眉、丹凤眼和美须髯的形象基本上是正面人物,这些面部特征,集中了古人对具有正义、才华、智慧等正面人物的认可,也体现出道教神灵所具备的神格,代表了信众对神灵的期盼。

石窟艺术传入中国之初,高鼻深目、留着八字胡须的佛像一度占据了中国人的心灵,并在北方岩壁上留下了诸多造像。根源于中国本土的道教,虽然借鉴了石窟艺术的形式,却一直不遗余力地加入中国元素,时至宋代,改造最终完成。在舒成岩、石门山,哪里还能看到异域的影子?那些国人耳熟能详的形象出现在岩壁上,形成了中国人独特的审美体系,源于印度的石窟艺术,在古老的东方国度悄然改变。(文 叶子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