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广记》第6期
天府 | 茶叶 蜀土茶称圣
发布日期:2020-07-23 11:37:03 来源:成都市政协

庭院茶香,两三好友相聚,是最惬意的成都生活方式。

四川作为最早利用和栽培茶树的地区,自古就有“蜀土茶称圣”的美誉,唐宋时期,川茶产量都名列前茅。四川人爱茶如命,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种茶制茶生产经验,更让喝茶、品茶的茶文化融入老成都的血脉,成为黎民百姓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老茶铺里孕育了悠久的饮茶文化。

认茶 茶叶做到老 名茶识不了

在浩繁的茶叶世界中,茶叶品种名目众多,令人眼花缭乱,茶叶界有句老话说:“茶叶做到老,名茶识不了”,道出了长期以来对茶叶品种分类的疑惑。时至今日,人们已普遍认同把茶叶分为六种类别,即:绿茶、红茶、黑茶、青茶、黄茶和白茶。翻开茶叶史料,纵观名茶名录,其品种之多,足以令人叹为观止。自《茶经》问世后,茶叶的花色品种越来越丰富多彩,上至皇亲贵胄,下至黎民百姓,都一日不可或缺,成为生活的必需品。

中国的名茶起源于贡茶,自唐代到清代,被列为贡品的花色品种繁多,名品层出不穷。我国茶叶产区南起海南岛,北至山东蓬莱,西至云南,东到台湾,这些地区所产的名茶,论时代有古有今,论形色千姿百态,论品质气味兼优,论产地各得其所。

大体来说,名茶以绿茶为最丰,其次是青茶类,其余则较少。绿茶类的名茶花色品种最多,如西湖龙井、太湖碧螺春、信阳毛尖、南京雨花茶等。青茶类中以乌龙茶为大宗,以闽北武夷岩茶最为著名,而以茶树品种分类,又有安溪铁观音、水仙等最负盛名。红茶类的名茶主要是工夫茶,以祁红最为出色。此外,四川的川红、云南的滇红、广东英德的英红均在传统工夫红茶的基础上,改进工艺,制成分级的红茶新品种,在国内外赢得了较高的信誉。黑茶类多为紧压茶,其名茶如湖南文化县高家溪与马家溪所产的花卷原料,品质优异;长沙的河西园茶,能饮能嚼;广西的六堡茶以陈味烟味而著称;此外还有近年来备受瞩目的云南普洱茶等。黄茶类顾名思义是因其茶叶色泽呈金黄色而得名,其名茶有湖南的君山银针、沩山毛尖以及四川的蒙顶黄芽、蒙顶石花等。

这些茶叶名品经过漫长的历史,有的品种在今天仍然焕发着青春,有的为后起之秀所代替,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四川作为最早利用和栽培茶树的地区,早在唐宋时期,川茶产量就名列前茅,据《中国名茶志》统计,全国共有1017种名茶,其中四川省的名茶有63种,如名山的蒙顶茶,峨眉山的竹叶青,雅安的峨眉毛峰,都江堰的青城雪芽,邛崃的文君毛峰,万源的巴山雀舌,荣县的龙都香茗等都一直为世人爱重。

种茶 茶中故旧是蒙山

蒙顶茶产于名山县蒙山一带,是蒙山所产各种名茶总称,分黄茶和绿茶两类。蒙山产茶历史悠久,相传从西汉时起,蜀人就开始在蒙山种植茶树,是中国最古老的名茶品种之一。蒙顶茶从唐朝开始作为贡茶,一直沿袭到清朝,1000多年不曾间断,这在中国茶叶史上也是罕见的。陆羽在《茶经》中品评天下名茶,曰:“蒙顶第一,顾渚第二。”因此,历代文人学士留下了不少称颂蒙顶茶的诗篇,一句“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更是成为四川名茶绝佳的广告词,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在《琴茶》诗中说:“琴里知闻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把蒙顶茶和最有名的古典“渌水”曲牌相提并赞,表达了对蒙顶茶的酷爱。与贾岛齐名的苦吟诗人孟郊远在山东,却独好蜀茶,他曾写有《乞茶诗》,向在朝廷做官的友人讨要蒙顶贡茶:“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锦水有鲜色,蜀山绕芳丛。”刘禹锡有《西山兰若茶诗》写道:“何况蒙顶顾渚春,白泥赤印走风尘。”唐代黎阳王还专门写了《蒙山白云岩茶》诗:“若教陆羽持公论,应是人间第一茶。”北宋画家文同,是苏东坡的表哥,他不仅以擅长画墨竹著称于世,也是一位品茶的高人。文同在四川邛州任通判时,收到友人寄送的蒙顶新茶,恰好又得到了被人们称为“天下第二泉”的无锡惠山泉水,烹饮后盛赞蒙顶茶是蜀茶之最,于欣喜中写出了五言长诗《谢人寄蒙顶新茶》:

蜀土茶称盛,蒙山味独珍。灵根托高顶,胜地发先春。

几树初惊暖,群篮竞摘新。苍条寻暗粒,紫萼落轻鳞。

的白樂香琼碎, 鬖绿虿匀。慢烘防炽炭,重碾敌轻尘。

无锡泉来蜀,乾崤盏自秦。十分调雪粉,一啜咽云津。

沃睡迷无鬼,清吟健有神。冰霜疑入骨,羽翼要腾身。

磊磊真贤宰,堂堂作主人。玉川喉吻涩,莫惜寄来频。

诗人不仅对蒙顶茶的高雅品质大加赞赏,还对此茶的采摘、加工、焙制也作了细致地叙述。

还有清代名士赵恒也在《拭蒙茶诗》中称赞蒙顶茶,活色生香,令人垂涎:

色淡香长品自仙,露芽新掇亲手煎;

一壶沁入诗脾后,梦醒甘回两颊涎。

每年春季的清明节前,都是采茶的好时节。

制茶 列作人间第一香

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罢造龙团”,开创了散茶的全盛时代,这在四川的茶叶制作中也有体现。据《清稗类钞》记载,四川邛崃、雅安所产的“锅焙茶”,被诗人赞为“性醇味厚解毒疠,此茶一出凡品空”,把“锅焙茶”与蒙顶茶相提并论。

由于制作技术上的改进,炒青取代了蒸青,散茶的制作普遍窨用香花,以提高茶叶的自然品质和香气,诸如茉莉、玫瑰、蔷薇、栀子、梅花等皆可入茶,等到适时花季,“摘其半含半放香气全者,量茶叶多少,摘花为伴。”茉莉花茶最早是士大夫赏玩的香料茶,到明清时期已商品化,成为大众喜爱的茶饮,明末小说家钱希言有七言诗云:

斗茶时节买花忙,只选头多与干长;

花价渐增茶渐减,南风十日满帘香。

清代四川的大才子李调元有一首以《茉莉》为题的诗作,描写了晚清嘉州地区(今乐山)茉莉花栽种和销售的盛况:

田田茉莉种山家,蝶乱蜂狂十里斜;

怪道花奴多醉色,嘉州米价不如花。

在茶叶大家族中,花茶一枝独秀,别有风情。花茶又称香片,四川的花茶早在清代已远近闻名,其窨制的方法就是把新鲜的茉莉花放在干燥的茶叶中,使茶叶染上花的香气。茉莉花早在1000多年前就从波斯传入中国,被称为“人间第一香”,茉莉花茶作为花茶中的主要产品,产销量一直居花茶中的绝对首位。

四川是最早栽培茶树的地区,自古有“蜀土茶称圣”的美誉。

品茶 成都人“啖三花”

众所周知,茉莉花茶是老成都人的最爱,泡茶馆,喝“三花”,好些成都老茶客保持了一辈子这样的生活习惯:天麻麻亮就早早来到茶铺,用一碗“三花”开始寻常而舒心的一天。一碗热气腾腾的花茶在手,未饮已清香扑鼻,品之浓香饶舌,品后余香不散,和一些老街坊老相识一边品茶一边摆龙门阵,人与人的关系因一杯茶而和谐,各自乐在其中,正如诗中所言:倾杯灌水焙茗忙,邀约聊天论短长;话到今年风雨顺,新茶款款比清香。

成都人钟爱“三花”,如遇“知音”,有一份不可割舍的情结。“三花”是“三级花茶”的简称,在物质匮乏的时代,“三花”的价格不是太贵,品位不是太低,刚好和成都市民的生活水准和品茶口味契合在一起。很长一个时期,去茶馆 “啖三花”几乎是一个幸福成都人的标志,于是成都人爱“三花”就像爱生活本身一样。知足常乐的成都人在享受中有所节制,在节制中又感到心满意足。

如今,“三花”几乎淡出了茶客们的视野,花茶经过商家的精心制作包装后冠以“龙都香茗”“碧潭飘雪”这些如诗一般美好的名称,再次焕发生机,成为深入人心的花茶品牌。如今好茶多了,成都人的选择也多了,但喝“三花”的滋味未尝不是成都人的一曲饮茶“绝唱”。(文 谭红 | 图 余茂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