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陈了
发布日期:2019-08-05 15:58:52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不一样艺术教育者

陈了,汉族,市政协委员,现任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数码媒体艺术系讲师,美术学(动画方向)硕士研究生,2008年9月开始任教

我只希望这样的良师益友,

身边能再多一点。

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看着歌词还能忆起旋律哼出来么?每一个80后都唱过的这首歌里,写的是挑灯夜战、兢兢业业的尊师形象。时间过去二三十年,辛勤的老师们用笔少了,呕心沥血的程度却没变。具体到陈了,是“仅仅速写练习”这一项,就是每周查阅近2000张的作业。

当00后成为大学校园主角,80后作为曾经备受关注、话题最高的“宝宝们”,也开始挑起大梁。比如陈了,文能教书画画搞科研,武能带娃煮饭持好家,工作生活间隙,还有精力当委员写提案,关注身边(重要)的柴米油盐,思考业内(长远)的抽象命题。

看着她严谨真实、理性乐观的模样,觉得人生一下子简单明亮起来。

就是做恶人啊

陈了是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数码媒体艺术系讲师。所谓数码媒体,涉及影视、网络、游戏等不同方向。执教11年后,她对自己在学生中的形象已有了深刻且客观的判断——就是做恶人。

“在学校做基础教学,主要是教素描、色彩,需要上手画的那种”,陈了说,打好基础对于专业学习非常重要,她要求学生们“必须养成随时动笔的习惯,基本功不扎实,后续很多事儿根本没法做。”

毕竟,电脑再智能,也无法帮你创意和画图。现在画不出来,以后也画不出来,说再多都是白搭。“学生们对交作业倍感痛苦,因为我特别严格,每周的作业量都是必须达标的。”

尽管常常耳闻学生的抱怨,但陈了一直很坦然:不同的课程,要求也会不同。游戏和影视对手绘的标准就不一样,前者对绘画的能力要求高,后者只要求能够画草图就行。“素描课和色彩课也不一样,素描一定要有量,色彩的作业就相对少一些。”

这么理智,大概与她的背景有关:学经济出身,注重逻辑思维,做事之前先把顺序捋清楚,再按步骤来。知道别无他途,眼前的路再艰难,都能坚定地走下去。

陈了的学生们后来就业都不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成都得天独厚,拥有良好的游戏行业氛围和众多优质公司;另一方面,也是得益于好老师的教导,陈了不仅要求学生打好基础,还从更高层面给予他们指引与参考。毕竟,她可是会一直提醒学生们:你们做的是商业美术不是纯艺术,纯艺术注重个人表达,商业美术则要考虑市场认可与接受,要卖得出去。

艺术不只是艺术,其发展与科技发展、人类文明进步息息相关。要做好商业美术,需要丰富的知识储备,就像一锅炖菜,既搭配平衡又突出口味才行。

作品《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柔软、包容,不止步

抛开催作业时的“恶人”面,客观来讲,陈了其实是温和而柔软的。毕竟是以动手画画为主的课堂,她能理解学生一边画画一边想喝个饮料的小心思,也接受偶尔的缺席(当然,作业还是不能少),包容现在的学生不如我们以前礼貌——他们自我意识较强,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和老师相处,也鼓励他们在课堂上直接和老师对话,甚至可以不用先举手。在不破坏原则的情况下,学生们有全然的自由,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个性。

教师生涯超过十年,虽然她自我调侃“只是一个小讲师,在大牛出现的场合会感到惶恐”,但略作回顾,会发现原来借由各种科研成果及作品,陈了也沉淀了良多:动画静帧、数字插画、书画、动画电影作品研究、人体结构速写训练、动画速写课题研究、透视动画设计等等,不说著作等身,清单一列,也是长长一串。

参加台盟中央协商议政演讲,荣获最具魅力奖

“我的硕士论文研究方向是动画,就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动画片,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对影视动漫的关注一直没有中断。”陈了说,时间充裕的时候,就去做动画和静帧,所以她所有的论文都与影视动画相关;需要更多时间投入家庭的时候,就画相对不费时的漫画,同时扎实教学、踏实沉淀,也许没有之前高产,但积累和思考从未停止过。

在任教、创作和学术研究的同时,照顾家庭,承担社会责任,这么多的角色,都要兼顾并尽力做好,陈了的秘诀是——没有秘诀,踏踏实实做事。“事情来了就做吧,不要多想不要抱怨,一件一件地,能做多少做多少”,尤其带小朋友,“干扰很多,一旦烦躁,很容易原地爆炸的”。

不急不急,尊重规律

说起国内动画事业,大概会引发一片感叹:作品数量有了飞跃,但质量却没有得到相应改善。尤其和大家记忆中的各种经典作品如《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谈》相比,现在的商业制作,要找一部可圈可点的代表,挺不容易。

再现经典很难,“那时是计划经济,大家做事不计成本,而以今天的眼光看,曾经的这些优秀作品其实成本很高,但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动画人是要吃饭的”,今时今日,很难再让一整个团队不计成本地去做一件事。

难,并不代表不乐观。“很多人诟病中国动画没有找到自己的风格,但风格不是找到的,是逐渐形成的。形成风格之前,不要考虑那么多,先把故事讲好,把事情做漂亮,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严谨、务实、理性、乐观的特质,倒是形成了陈了自己的风格,不光工作与研究,甚至当政协委员履职也不例外。目前为止,她仔细考虑过、动笔写过的提案里,有一部分是与工作相关,即整个文创产业的发展思考;另一部分,是和大多数人切身相关、整个社会都应该关注的养老与教育的问题。

相比社会问题,文创产业的发展似乎更不容易赢来认可。而成都有无数可供挖掘传承的文化内容,个中难点在于,如何让这些精粹与实际生活更好地融合。比如蜀锦,“如果能开发出价格适宜,美观且日用不突兀的单品,大家肯定会争相购买以赠送外地亲友”。再比如民宿,“成都周边已有不少中高端民宿,乍看之下是很能吸引人举家过去的”,具体的体验项目,虽然还需进一步丰富完善,但架子已经有了,“我身边真的有好多好多优秀的人在踏踏实实地做这些事情,你无须担心,给他们一些时间和空间,在必要的时候,再给予一点政策支持,然后静候,就好了。”

回忆20年前的成都,很难想象她如今的城市面貌;同样,我们也很难想象20年后成都会变成什么模样。大家的努力正慢慢出成果,这个急不来,你我可以做的是尊重发展规律,保持理性乐观,对未来充满期待。

作品《候车》

(文 夏半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