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梅永刚
发布日期:2018-11-26 15:22:54 来源:成都市政协
摘要:舞者多思 世事清朗

梅永刚,羌族,四川理县人,市政协委员,现任西南民大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

爱因斯坦曾言,“舞者是神灵的运动员”,这亦可被视为世人对舞者的赞誉与艳羡。其实,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对于舞者来说,“纯粹”是最为关键的“乐”之源泉。成都市政协委员、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梅永刚从不掩饰自己对民间舞蹈艺术与孕育出诸般美好的那方土地的热爱。之于舞蹈,他心怀执念;之于家乡,他心怀感激;之于学生,他严而有方;之于成都的文化产业勃兴、群文艺术发展及城市有序建设,他亦不吝付出自己的所思所得。

赴台湾地区交流演出

坚守者的“乐”与路

梅永刚用词简约、精准,将数十年的从艺从教生涯娓娓道来,言至兴起,甚至边舞边唱,让旁人对他本人及其从事的那一神秘而多彩的领域有了更明晰的认知。

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梅永刚的生活经历几乎是一个时代的经典注脚。他的从艺之路起始颇早,行伍、求学与工作生涯都与舞蹈相伴。1974年,11岁的梅永刚参军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政治部歌舞团舞蹈演员,之前在工会大院里初识歌舞艺术的他从此与舞蹈深度结缘,再未脱离。1982年,适逢大裁军,已经接到中央民族歌舞团邀约的梅永刚却选择转业回地方,回到家乡加入茂汶羌族歌舞团,“这是羌族的第一个歌舞团,我义不容辞。”家乡各地推选出来的20名青年男演员与20名青年女演员成为他的首批学生,“环境和条件肯定要差一些,好些演员都刚刚走出山寨,但这更能接触到那些原汁原味的生活细节。”虽是羌族人却在古蔺长大的他满心感激可以回到家乡的土地,与学生们一道汲取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甘泉,“那真是一个创作和学习的好时候,很多老人给了我不少启发,对我收集民族文化艺术素材帮助很大。老一辈存续下来的就是最珍贵的文化宝库。”

《尔玛姑娘》荣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一等奖、俄罗斯国际民间艺术节金奖

1987年,已在家乡砥砺多年的梅永刚考人中央民族大学首届民族舞蹈编导班,志在对自己进行深层次提升。在来自全国的12个同学里,“我算年纪小的,正好跟着一众艺术大家好好补补专业知识,毕竟在部队和一线所学较少,需要系统提升。”三年校园生涯结束,梅永刚又一次面临选择,因实习作品在空政歌舞团编排,空政歌舞团邀请他再次穿上军装留下来,可梅永刚觉得,“我还是适合民族舞蹈,家乡也需要我。”终究,他舍弃不下对家乡的情愫,也更愿意在基层积淀自己。回川后,梅永刚继茂汶羌族歌舞团之后,先后在四川省舞蹈学校、西南民族大学任教,继续带着学生们在民族舞蹈领域锲而不舍地努力前行。

《上房梁》荣获第四届少数民族汇演一等奖

把生活中的一切变成舞蹈

从军旅时期的《边疆红哨兵》、《圣洁的英灵》,到后来民族风味十足的《腰带舞》、《格子》、《踩山谣》、《尔玛姑娘》、《依娜表达》……梅永刚所创作编排的舞蹈作品,节奏或急促或平缓,激昂中不失温柔,音乐飞扬之际,光影交错之间,人们从中不仅能看到艺术的成就,感受到各民族文化风情的底蕴释放,更能体悟到他于艺于世的雅正之气。

《跳羌红》

道德经说,“归根约静,静曰复命”,生命最本真的状态来自于内心的宁静,而这种宁静无从而来,唯有找到自己的文化基因、民族性格这一条路。长期以来,梅永刚对自己的创作思路都十分清醒,并以谦逊平和之心恪守着自己的追求。旁人惊羡于梅永刚所创作编排的舞蹈作品屡屡斩获大奖,他却谦称这不过是日积月累的水到渠成,“从部队到基层我待了12年,入中央民大学习3年,此间着实积累了些东西。”创作的时候,梅永刚惯以认真对待每一个可能打动他的素材与细节,而不是简单的“做加减法”。

曾在少数民族运动会上获奖的舞蹈《跳板凳》来自于古蔺地区苗族彝族人民的日常生活;唱响祖国大地的《爱我中华》中经典的舞蹈动作由川云边界彝族民众的生活细节中来;舞蹈道具“打板”的原型是羌族小娃娃用来赶麻雀的土造小工具;《腰带舞》的灵感源自羌族姑娘在河间洗腰带的曼妙身姿;好看好耍的马马灯配童谣更是资格出自民间土壤……甚至可以说,梅永刚所做的就是探析一个个民族的日常生活细节,然后将之融入舞蹈,进而以舞步与舞姿探量这个世界。

2008年,由梅永刚编导的舞蹈《羌族推杆》亮相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个以浓郁羌族民间特色、民间体育为基础的舞蹈仅有9根竹竿作为道具,身着藏青色羌族服装的女演员被“挑”在竹竿两头,举在空中,伴以羌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羊皮鼓和原始舞蹈瓦尔渥觉,阵形不断变幻,最惊险之处要集众人之力让女演员在空中“飞翔”……120名演员于短短3分钟做出17个变化,惊艳世界。当时人们不知道的是,这些演员中颇有些来自8级地震灾区,有的甚至曾被困数天未能进食,但他们依然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了全世界的观众。

先天激情与后天自律缺一不可

多年的从教生涯,梅永刚一直在找寻一个平衡点,既让学生有成长和发挥的空间,又让民族舞蹈的传承有序演进。“因材施教,对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要求,来自基层文化馆的学生,我们要求他们保持本色;对编导班,我们就更注重创新了。”

《寨子里的年青人》荣获全国荷花杯一等奖

在梅永刚看来,每个人都可以用身体说话,生活中的一切都能演变成舞蹈,舞蹈不止是技巧,还有表情、情节、情绪的真切表达,舞者需要自行去收集、去体会,舞蹈有个性才能有生命。他从不反对创新,但坚持只有对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有了足够的认知才能进行新的探索,“北方民间舞蹈多是重心向上,西南等地民间舞蹈多重心向下,地域的不同让很多生活细节泾渭分明,在编排时就要充分尊重,比如男演员设定重心往下,动作重力度,女演员重心靠上,腰背挺直舒展……舞者有了深厚的文化积累,才能创造出具有新生命力的作品。凭空想象是大忌,犯常识错误更是不可取,传统文化和时代气息的交融要以民族根底为基。”

“严而有方”是梅永刚的执教特色,面对一些表情和动作都还略带生涩的学生,他感念于那份单纯的执着,却并不放松一丁点儿要求。“先天的激情和后天的自律一个也不能少,每天该翻多少跟头就得翻多少,要有发自内心的热爱和驱动,没有基本功不扎实的好舞蹈演员。”若是哪个学生提出要去采风,便是他的开怀时刻,“愿意下去就很好,艺术创作要吃得苦,要在基层有所感有所得。”末了,少不得一番注意安全的嘱托。多届桃李杯上斩获的大奖,梅永刚视之为学生们的努力成果,“和中央民族学院、军艺这些名校比,我们就得苦下功夫。”其实,自执教以来,他从未休息过一个假期,因为“排练是不能停的”。

立足本土才能融合创新

身为政协委员,尽管专精于舞蹈与教学,丰富的履历依然让梅永刚有着更广阔的视野和对事物更纤敏的感受,这使他对成都文化产业、城市建设等都有着自己的见解。他曾将日常关注的城市发展细节写成《解决我市武侯横街十字路口便民坐凳》和《我市线路农贸菜市场通道问题》的社情民意,而新一份提案则将关注点转至近年来发展迅疾的群文艺术领域专业力量如何进入的问题,以期为蓉城发展倾注心力。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文艺表演主创

成都历来重视以文化建设来提升城市功能、打造城市名片,以实现文化软实力与城市竞争力的比翼双飞。曾担任四届成都非遗节执行总导演的梅永刚认为,“成都不缺小打小闹,唯独少了一个文艺领域的重量级作品,可以成为外地游人了解成都的不二之选。我们能否将成都的优秀文化集中在一个高水平的平台上,比如有老一辈编导提出的‘天府绝活’,或是承袭古代蜀王宴会记载的蜀宫夜宴,都是极佳的文创发展思路……很多老艺术家、老艺人都愿意为之付出,让成都的文化产业更上一个台阶,但现在却是有想法、难落实。”此外,思考新一代城市居民和文化市场消费者的需求,既需开拓,亦需坚守,“不能故步自封是共识,但依赖外援来操刀,花费巨大且不能充分体现本地文化的优势,所以还是需要深入挖掘本土文化,扶持发挥本土优秀编创的力量!”(文 李无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