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徐胜兰
发布日期:2016-11-07 14:45:46
摘要:付出才能体现社会价值

徐胜兰,女、汉族、四川成都人。第十四届成都市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成都市委参政议政特约研究员、成都理工大学旅游与城乡规划学院副教授。

座右铭:“内存于心,外存于事。”

很多人对徐胜兰的深刻印象,来自于她在表述观点时的不拘泥于传统,大胆、犀利且坚决,敢于发现并说出问题。尽管教学和研究工作已让她应接不暇,但作为成都市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成都市委参政议政特约研究员,她将积极咨政建言视为一个学者的担当,处处显露着一个学者的严谨与认真,并笃信只有不断付出才能体现出自己的社会价值,为民生、为社会奉献才干责无旁贷。

助力大旅游时代的成都攻略

现场实地调研、民主监督活动、联组会议发言……细数2015年以来的履职工作,徐胜兰笑言自己“多少还是有一点儿成就感”。其实,每一项她所说的工作内容都不轻松。每一次实地调研都需做好记录、有针对性地提出建议,而每一个提案、每一次发言都立足于自己深耕的旅游产业。

徐胜兰2015年的第一份提案,是随成都市政协金嘉祥副主席一行前往邛崃进行4·20地震灾后重建工作调研后提出,“以旅游产业作为邛崃灾后重建工作的龙头与抓手,围绕这个重点展开”,并对当地的房屋安置、建筑风貌、生产生活方式等提出建议。而在成都市政协十四届四次会议举行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联组讨论会上,她是三名发言的政协委员之一,发言主题依然与旅游产业相关:“‘十三五’期间成都市旅游产业发展的重点与难点”。

徐胜兰很感谢政协给了自己发挥的平台、渠道参与政府决策,研究成果能够转化为社会服务。作为一名扎根成都的政协委员,她时刻想着建言成都旅游产业的发展。“旅游产业的范围很广,城市发展、业态更新、创业创新等领域都与之相关。细分之下,有乡村旅游、城市旅游、文化旅游、生态旅游……在国家经济下行时期,旅游业却能实现逆市增长,这充分说明了其重要性。另一方面,全国很多地方都在以不同方式进行扶贫工作,在我们四川的甘阿凉地区,发展旅游业是很重要的扶贫手段。”

围绕旅游产业展开不同侧重点的提案,需要大量的实地考察与深入研究。2015年5月,徐胜兰随九三界别的内部专家团,走访川东的巴中、达州、广安等地,一篇“乡村旅游助力扶贫工作”的提案就此成文。

在2015年年末受邀参加“十三五”建言会议时,徐胜兰对成都旅游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首先是成都存量旅游资产的盘活度不够、转化率不高,比如2015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四川之于中国抗战中的贡献世人皆知,川军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但成都市区却没有像样的抗日战争纪念场馆,此外,以往的川籍名人故居也大都没有好好保护、开发。

其次,成都尚没有真正的主打旅游产品,现有的知名城市旅游品牌需要进一步夯实,继续扩大影响力,比如熊猫文化、三国文化等,相关部门新近提出的工业旅游并非不可以做,但尚不是重点发展方向。

当前的旅游服务呈碎片化态势,旅游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亟待加强,应以此改善门票经济占大头的现状,激发游人的多元消费欲望,并且,以发展旅游的思维规划城市,与以往只关注普通居民吃、住、行的城市规划是不同的,到访游人的需求、城市景观需求都需要慎重考虑,居民的友好程度、文化交融度等也需要积极引导。

加强乡村旅游品牌建设,上世纪80年代徐家大院开启了中国农家乐先河,2006年三圣花乡引领的都市农业在全国都有一定影响力,虽然当前的成都乡村旅游依然具备得天独厚的区位、消费市场等优势,但发展势头已不如沿海与北上广等地区,甚至满足不了本地市民的需求,行业标杆地位也有所下滑,相关部门应从土地合法性、业态提升、公共服务配套等方面着手,重点提升乡村旅游版块。

最后是区域旅游一体化,在大旅游时代,成都要与西安、兰州、重庆、昆明等重点旅游城市、区域主动互联互通,以把资源优势与服务优势发挥到极致。”

成为政协委员以来,徐胜兰依托自己的专业优势,为成都的经济建设与城市发展建言献策倾力。她希望能以学者的独立角度,解读成都旅游业的现况并助力其发展。她还希望,能够逐步扭转人们以往对旅游产业的认知偏颇,“旅游不止是玩耍的事情,它是小康社会的重要标识,其内涵是和谐与进步。” 学者与现实接轨方才有生气

学者多给人枯燥、刻板的印象,但徐胜兰却是随和幽默,视野开阔。同时,她珍惜每一个发声的平台,觉得学者与现实接轨方才“接地气、有生气。”

所谓学者型人才就是专业技术素质和人文素质兼备的全面发展的人才,九三学社的内部机制是核心成员会定期交流。对此徐胜兰极少缺席,她利用这个机会与其他委员交流参政体会、互通议政信息,以使提案和社情民意抓得住热点问题,更敢于直面社会问题,选题着眼点高,建议可行性强。这样的交流与参政议政的经历一道,拓宽了她的学术视野,丰富了她的人生阅历。如此,创新求知的使命感一直鞭策着她,从大学讲台走到各级政府平台,从学术研究领域迈向社会民生领域。

徐胜兰信奉“内存于心,外存于事”,觉得理应做好每个角色担当的分内事,当老师,需要育人不倦;做研究,需要脚踏实地;任委员,则需尽心尽责。

她的第一份提案,与任教的成都理工大学相关。理工大学所处的十里店五岔路口有着“成都最复杂、最纠结路口”的称号,不但导致交通不便、时常堵得一塌糊涂,学校形象也颇受影响。面向社会征求改建意见时,徐胜兰与其他委员一道,强烈反对双下穿隧道的形式,经多方磋商,最终方案定为成都理工大学路口将建成一条2.5环跨线桥、一条通往成南高速的下穿快速通道,一则可以将车流和人流分开,二则可以将两个方向的机动车,从空间上直接隔开。

她还曾经撰写过一个有关文殊坊街区业态提升的提案。为此花费大量时间到文殊坊考察,整条街的门面悉数走访,“在地文化和建筑风貌、景观标识不够统一,看似不算大事儿,但类似小瑕疵多了将影响文殊坊的整体形象。文殊坊作为川西禅院地位很高,搭台搞活动是好事,但老是搞美食节之类就显得低端化了,也不够丰富,街面管理更有待加强。”文殊坊街区隶属成都青羊区,青羊区的特色街道建设堪为全国标杆。这份提案引起了青羊区商务局特色街区办的重视,专程请她前去协商如何治理、改善所指出的问题。这份提案被评为青羊区优秀提案,她亦成为青羊区科技顾问团的专家成员。

平日里,只要时间允许,徐胜兰乐于参加政协组织的各种活动,“食品安全、城市管理、土地规划……总之就是抱着学习心态而去,并不刻意回避问题”。因为所涉及到的广域范围,她与之打交道的部门众多,而她的率直偶尔会让人“不太适应”。

其中便有两次结果截然不同的沟通与建言。先是绿地集团有意在新都区兴建一个文化主题的城市综合体国际商贸城,一见到初选方案,徐胜兰就觉得不妥,“设计得的确很漂亮,但整个儿都是玻璃体建筑,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确实是国际潮流,但放到现在则显得不生态、不低碳、不友好。并且,与新都的在地文化一点联系都没有。”这个看似“高大上”实则“不接地气”的初选方案就此被搁置,重新设计后方才开工建设。

紧接着的一次沟通、评定与龙泉驿区地铁轻轨的站点建筑有关。彼时成都市规划局组织专家组评点站点的建筑风貌,专家组成员认为两处站点应以不同的建筑风格、文化载体示人,组长打算将以此将承办设计方的方案驳回。徐胜兰却指出,“不必与风貌‘较真’,无需在外墙与文化饰物上花费太多资金,地铁站点建筑的设计要点就应该是辨识度高,便于维护、管理以降低成本。”最终,她的建议再次被采纳。一次“重文化”、一次“轻文化”,徐胜兰的理由是,“文化元素如何运用在城市规划中,需要据时、据事分别对待。”

分享: